金属掌控者之迷幻凹凸曼所以写阅读奇幻玄幻

By 笔记

2019-05-20 15:38:11

浏览量98

已赞0

Image

第一章 突如其来的异能觉醒

有一天,陈弈感觉他的世界,突然变了样子。 本来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在校大学生,算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可是突然有那么一天,他发现自己似乎能够对一些物质,进行控制。 这类物质,在化学上,有一个很明确的分类,那就是金属。 那是一次医学实验课的期末考试,陈奕正在对一只青蛙的大腿进行神经分离。陈弈的动手能力很强,可是实验进度却始终不尽人意,这是因为他手中的眼科剪不好用。小剪刀的连接螺丝坏了,根本使不上力。 这可是期末考试,不是一般的实验课,别人的剪刀,也不可能借给你用。这种也许会影响到期末成绩的东西,谁会去触雷? 偏偏掌管实验器材的老师,被打电话叫去接一批实验试剂,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麻烦,只是完成时间早晚的问题。不过实验过程拖得越长,离开实验室的时间也就越晚。要是一不留神拖到八点多,那个时候,食堂就没有饭了。 食堂没有饭,对别人来说,或许就是换个地方吃的问题,不过对陈弈来说却有着别的顾虑。一方面他最近看上了一辆摩托车,一直在攒钱,手头有点紧;另一方面,陈弈在帝都上学,周边的饭馆的消费普遍比食堂的价格高三倍,还很难吃,一点也不划算。 除此之外,陈弈第二天还有考试,这个时间出去吃饭,势必影响到他晚上的临阵磨枪,时间很宝贵,不容浪费。 所以,陈弈很着急,恨不得剪刀能够自动修好,能让他早点做完实验,快快离开实验室,填饱皮。 在左右求援无望之后,陈弈带着几分无奈,盯着自己的剪刀,心中不禁妄想:要是我的剪刀,是一把完好的,并且锋利无比的剪刀,那该有多好。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感到无数热流,从全身各处发起,在右手手臂处化为一股,然后通过手指,进入了剪刀里。 下一瞬间,剪刀的螺丝以一种看得见的速度恢复了,刃口也产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陈弈赶紧在青蛙身上试验了一下,这把最小的、刃口不到一寸的眼科剪,居然能够轻松地撕裂青蛙的肌肉,甚至剪断青蛙的骨头;完成连使用足有二十厘米长--这种大小,似乎应该出现在工具箱而不是手术器材盘里--的粗剪,也要费好大力气才能完成的工作。 陈弈愣了足足十秒钟,然后不动声色地继续着实验。 因为他们的神经分离标本已经到了以个人为单位,自己帮自己的程度了,所以周围的人并没有发现陈弈的剪刀产生了变化。 当试验快要结束的时候,他握着剪刀,再一次努力想象:要是这把剪刀,是一把完好的,但不怎么锋利的剪刀,那该有多好。 热流再一次从全身涌出,汇聚在手臂上,最终从手指进入了剪刀。 陈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改造后的剪刀,发现刀口似乎有点微不可查的分离,不复之前紧密的贴合,刀刃也有些钝化,看起来像是已经使用了不短的时间。 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等待填写的实验报告,在边角上剪了一下,剪刀果然不怎么锋利了,连续剪几下还会卡纸。 而旁边的人,虽然看到了他的动作,但也没往心里去,只当他在尝试让剪刀凑合着用的手法。 所以直到实验结束,陈弈也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做完了实验,填写好了报告,陈弈一个人从实验室出来,往食堂走着,回忆着自己的身上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一切,回忆着那热流涌动,汇聚于手臂的感觉。 以及,这种感觉之后,自己是否有什么不适的情况出现。 什么也没有,除了肚子更饿了之外。 或许,食物就足够补充这种能力的消耗? 陈弈跑到食堂,饱饱地吃了一顿晚餐,还买了一些可以带走的饼子、包子当做夜宵,这才回到宿舍。 因为分班的缘故,陈弈和五个已经实习的学生同住。忙碌的学长们平时就很少回到宿舍,加上现在又是期末期间,不用期末考的实习生大多被老师抓包去科室值班,倒是让陈弈有了一块不大的个人空间。 果然,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 既然没有人,那就可以放心地去做实验了。 翻出一枚曲别针,陈弈坐在桌子前,开始测试。他紧盯着曲别针,同时在心里默想:如果这枚曲别针,能够变得笔直,那该有多好。 按照几次使用的经验,陈弈尝试着发动他的力量。轻微的热流从身体各处传来,比第一次轻微,比第二次也轻微,而曲别针,却在吸入了这些热流之后,自己伸展,变成了一根笔直的铁丝。 成了! 陈弈兴奋地看着这个超能力造成的神奇结果。 接下来,就是各种实验了。 实验的范畴比较广,包括对不同材料进行测试,对同样材料进行不同的变化尝试之类,林林总总,足有十几个小项目。 由于实验设计方面很有规划性,虽然只是做了十多次小小的实验,但陈弈还是确定了自己的能力,那就是控制金属。 而且只能进行物理操控,不能进行化学操控。 也就是说,他可以改变金属的形状、熔点、延展性等相关变化,却不能让金属和原本不发生反应的物质进行反应,或者让一些原本很缓慢的反应加速。 但是只要是金属,就可以控制,不管是什么金属,纯粹的金属也可以,合金也可以,金属的氧化物可以,不纯的金属可以,甚至含有微量金属的物质,也可以。 理所当然的,被操控的物质成分越复杂,金属成分越少,或者和其他物质的结合越紧密,就越难以操控;而被操控的成分越不稳定,也越难以操控。 比如控制一枚曲别针,重量也就是一两克,对于这枚曲别针进行控制,难度很小,如果辅助一点外力,甚至可以随意的变化,就好像那不是一枚金属曲别针,而是一小团橡皮泥一般。 但是当陈弈尝试控制一些洒落的PP粉(高锰酸钾)当中的金属锰时,就感觉十分艰难。 高锰酸钾的结构不是很稳定,里面的金属锰很容易从正七价变成正五价,转化成锰高锰酸钾,同时释放出氧气,这就是PP粉可以消毒的道理。 而高锰酸钾中,锰的这个特性,使陈弈即使凝聚了相当于修理强化那把剪刀的热流,也仅仅控制住了一小撮;而当陈弈把控制的对象转变为高锰酸钾当中,专门负责做阳离子的金属钾之后,难度瞬间下降了无数个档次,比让曲别针改变造型还容易--这是因为PP粉是粉末,很容易改变形状。 分辨钾和锰,对于陈弈来说,就好像是本能一样简单,他甚至不需要去考虑锰和钾是什么性质,就可以对两者进行完全不同的操控。也就是说,他可以任意选择接触到的金属当中,一种或者多种成分进行控制。 还有一点,那就是和他身体不接触的金属,他也能够控制,但不能改变形状,只能简单的移动位置,好像受到磁场作用了一般。 除了这些之外,陈弈还发现,进行过操纵的金属,他都能感觉到其中一些细微的变化,甚至可以轻易地感知到那些金属的位置和状态,虽然只要离开几米就感应就会渐渐消失,不过如果和手指接触,陈弈就可以感知到热流进入过的金属,极其细微的状态变化。 至于控制的精度,陈弈并没有测试出来,他把一枚大头针用虎钳剪断,然后向两边拉开,结果轻松地拉出一根一米多长的均匀细丝,而且还可以继续拉下去,只不过能不能保持均匀,他就无法感知了。 至于控制的极限,陈弈没有力量去试验了,就在刚才最后的一次试验里,陈弈已经感觉到自己体内热流的枯竭,在勉强汇聚,将一把美工刀的刀片变成铁块之后,就再也无能为力了。 从一个舍友的床底下翻出一瓶葡萄糖注射|液,咕嘟咕嘟灌下肚去。陈弈顿时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恢复了一些,这些葡萄糖注射|液是一个高年级的舍友从实习的科室里面顺回来的,虽然不知道他顺葡萄糖的初衷是不是和陈弈此时的行为一致,不过确实帮了大忙了。 这可和他带回来的包子肉饼不一样,葡萄糖注射液这种液体,吸收起来比吃的速度快多了。 一瓶葡萄糖下肚,陈弈顿时感觉体内的热流有所恢复,不过他却没有盲目的继续试验--今天的试验已经足够,更多的情况则还需要分析。他打开电脑,将试验的结果记录下来,放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系统文件夹下。 然后打开了浏览器,搜索与自己相关,或者相同的这类'超能力者'的信息。 超能力者这类的信息,他用搜索引擎随便一搜索,就找到了几千万条消息。可是除去那些明显自吹自擂,还有小说奇谈之类的内容之后,居然没有剩下什么。 陈弈不能确定,这是因为其他超能力者根本不存在,还是因为他们都隐藏起来了。不过,不管是否还有其他超能力者,藏拙,比起大大咧咧的张扬,更符合陈弈的性格。 简单地看了一下网页,陈弈又拿出了复习资料,研读了起来。 努力读书的陈弈有一种特殊的专注,眼睛虽然不大,却很聚光;眉毛虽然并没有上挑,却乌黑浓密;嘴唇虽然厚了点,却给人一种厚道的感觉。 陈弈身材很是高大,足有一米八三,在学校里,是数得上的高个男生,四肢比例也比较长,加上高考结束后的疯玩,身上还有一些隆起的疙瘩肉,穿着外套看起来颇为阳光,脱了外套,又看起来很有爆炸的感觉,走在路上回头率还颇高。 他看上去是一个阳光运动男孩,实际上,却是一个情绪内敛,做事冷静,并且非常有耐心,有主见的人。 换了一般大学新生,猛然觉醒了这样的能力,早就兴奋得忘乎所以了,哪还能够耐得住寂寞,决定把自己隐藏起来,更不要说还能专心复习明天要考试的科目了。 时间过得飞快,不一会儿,就到了夜里的熄灯时间了。 半夜里,陈弈躺在床上,静静地思考今天的得失。当时还没有注意到,现在定下心思考,他对于今天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还有很多疏漏没有考虑到,比如这种能力是不是一次性的,使用这种力量会不会引起什么注意之类,还有这个能力到底能够干什么等等,他都需要仔细梳理一遍。 不过,总体来说,没有惹人注意,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有了特殊的力量,他一点也不想出去张扬,贸贸然使用自己的能力,最终引发不可估量的后果。无论是被什么社团人士盯上,或是被国家机器抓去研究,都不是他愿意的,在弄明白自身和环境的具体情况之前,他希望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变化。低调,一定要低调。 "要想让自己在一个圈子里默默无闻,最简单的做法,就是不要让圈子里的人,知道自己也是圈子里的。" 一边这么想着,陈弈一边按照平时的生活节律,躺在了床上,年轻人的睡眠不错,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起床,陈弈第一个动作便是去感知那些昨天操纵过的金属。因为他听到闹钟铃声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自己能够感知到操纵过的金属,不知道别人有没有人可能发觉? 昨天经过的时间太短,他当时感知的时候,几乎每一个操纵过的金属,都能够感知到。今天再次去做,便是为了测定在金属内部,能够被他感知的不明信号源,与时间相关的衰减情况。 果然,这种信号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减弱的,昨天他一共做了十多次实验,晚上睡前也能一一感受到,而早晨起来之后,却只有最后费了他很大力气,变成小铁块的美工刀刀片,还能勉强感觉得到。 不过,没有更多时间去给他研究了,起床之后,陈弈就去参加了最后一门考试,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踏上了回乡的旅途。

第二章 火车上的战斗

第三章 回家,测试能力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290号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