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便衣边江:龙蛇争锋阅读推荐社会都市

By 笔记

2019-05-29 15:57:44

浏览量59

已赞0

Image

便衣边江:龙蛇争锋第1章 发配边江

边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给自己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从小,他的小伙伴就嘲笑他:边江边江,发配边疆。 长大后,边江高考填了服从分配,阴差阳错的上了石河子大学,真的成了发配边疆。 大学毕业后,边江不想留在边疆,加入了公考大军,从河北考到山东,从山东考到天津,最后,考上了北京的铁路公安。 笔试,面试,政审,体检,一路过关斩,边江都进展得颇为顺利。可参加培训的第一天,边江就惹祸了。 五月份的北京,雾霾刚去,天气尚不算热。培训的地址是通州人民警察训练基地,参加培训的每个人都通过了公务员考试,初为公务员的喜悦在每个人的心头燃烧着,基地里充斥着兴奋的气息。 只有边江,很不开心。 一大早,边江就在学员里看到了胡成的身影。胡成是边江高中时的情敌,他抢走了边江的女友涂莹莹,在将她玩腻之后,便抛弃了。 高中毕业后,涂莹莹找到边江,泪水潺潺的告诉边江,自己当年被胡成强行非礼,事后,胡成跪着哭泣,请求涂莹莹原谅自己,赌咒发誓说自己爱她,会照顾她一辈子。 这便是涂莹莹当时和边江分手的理由,边江听到后如五雷轰顶,万念俱灰,拒绝了涂莹莹和好的请求,这件事却如鲠在喉,多年挥之不去。 公务员公示的时候,边江也看到了胡成的名字,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这个胡成。 老天爷开眼,今天,让边江撞见了胡成。 教官刚开始训话,便见到一个身影一晃而过,仿佛一只老鹰,将最前排的一个学员扑倒。 边江自小跟父习武,身手矫健,在推倒胡成的同时,双手锁住胡成双腕,倒背拧成麻花状,右膝顶住胡成后背,将胡成的双手奋力往上一推。 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响彻训练场,因为边江动作太快,胡成身边的学员一时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边江按在了屁股下面。 边江很清楚,给他的时间不多,胡成的周边全是人,等学员反应过来时,自己将会被拉开。 所以,他完美的利用好学员愣神的功夫,壮硕的手臂将胡成的脸死死按住,右手高高抬起,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重重的打在胡成脸上。 “啪……” 一计大耳光,重重的打在胡成左脸上,鼻孔里顿时喷出一股血泉。 胡成终于看清了边江的脸庞,浑身哆嗦了一下,喉咙中发出混乱的尖叫声。 这几年来,胡成最怕见到的,便是边江。作孽者比平常人更容易做噩梦,在梦中,胡成不止一次梦到过边江的脸,毫不夸张的说,边江俨然已成了胡成的噩梦。 政审的时候,胡成在网站上看到了边江的名字,他知道,那便是他的噩梦。在来培训之前,他一宿没睡。 终于,胡成旁边的学员反应了过来,一拥而上,抓住了边江的身体,想将他和胡成分开。然而,边江的左手如铁钳一般,牢牢的抓着胡成,难以分开。 “啪……” 第二计耳光再次响起,胡成的鼻血被洒在衣服上,眼泪,鼻涕,混淆在鼻血中,弥漫在胡成的脸上。 因为用力过猛,边江左手抓得不甚牢固,被同学们拽了起来。临分开,边江奋起一脚,直挺挺的踹在胡成腰眼上,将刚刚爬起的胡成再次踹倒在地,鼻血洒向天边,划出一道美丽的彩虹。 自始至终,边江没有说一句话,脸色冷峻。被学员拉开后,低头沉默不语。 看台之上,总教练王志眉头紧皱,随着高铁的普及,铁路公安显得愈发重要起来。而这些经过国家正规公务员考试的学员当中,第一天培训就有人违背秩序,这令他极为愤怒。 因为都是已经通过政审的正式员工,培训并不严格。可培训的第一天就出现了这样的学员,还是让王志做出了坚决的决定。 这时,距离王志三米处的一个人,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神秘的笑意。 他比王志矮半头,身材矮,却极为壮实,浑身的肌肉将身上的警服撑起来,仿佛一座铁塔。 他靠近王志,踮起脚尖,趴在王志耳边,轻声说了句话。 王志的脸色略微变化了一下,随即,便缓和了下来。他看了矮壮警官一眼,微微点头。再看边江时,眼神便神秘起来。 操场上,胡成已经被保护起来,几个和边江认识的学员在安抚着边江的情绪,可边江始终不肯说一句话,只是死死的盯着胡成。 看台上,王志轻轻咳嗽了一声,台下的学员马上安静下来,站好队列,边江被几个认识的学员安抚住,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刚才打架的那个学员,出列!” 王志声音不大,威严十足。边江听到后,缓缓的往后退了一步,便已退出了队伍。 “姓名,籍贯。” 王志认真的看着边江,从这一刻起,这个年轻学员的命运将被改变,朝着另外一个弧线划去。 “边江,籍贯河北石家庄。” 边江淡定的说,看不出丝毫慌张的神态,这令看台上的矮壮男子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培训的第一天,就动手打人。看来,你还不够资格成为一名铁路公安,你被退训了。” 王志的声音不大,可说出这句话后,全场更加安静了,仿佛掉一根针,都能清晰的听到。 每个学员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他们都清楚,这对于边江来说,意味着什么。从准备国考开始,边江付出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马上要成为国家公务人员时,竟然半途而废,这对谁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边江依旧站在原地,没有转身离开,更没有痛哭流涕,跪求教官留下自己。 他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天空,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随后,众人眼见着边江转身,走出队列,站在人群边上回头看了一眼,朝看台深深鞠躬,没有说一句话,转身便决绝的离开。 人群中传来了几许唏嘘声,众学员在感慨的同时,都流露出不解的神色。 王志愣了一下,明显没想到他真的会离开。按照人之常情,这个学员会马上低头认错,希望教官再给他一次机会。 训练正式开始,学员中少了一个边江,看台上,矮壮男子的身影也不见了。 边江回到了宿舍,看着刚刚入住,还没来得及铺开被褥的宿舍,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正在收拾被褥时,一个轻敏的脚步声跟了进来,脚步声极轻,宛如一只捕捉老鼠的黑猫。 “教官好。” 边江猛地转身,立正,正色喊道,他清晰的记得,刚才在看台上,矮壮男子和王志并肩站着,应该也是个官。 矮壮男子站在身后,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笑意。 “身手不错。” 矮壮男子是山东口音,口音很重。他走到边江身边,上下打量着边江,注意到他双手骨结处凸起,右手小臂处有蜈蚣状的伤疤,应该是用利器划伤的。 “报告教官,小时候练过几天。” 边江昂着头说,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古铜色的肌肤被阳光一晒,露出特有的光泽。 矮壮男子围着边江转了几圈,眼睛始终在边江身上扫着,良久,他突然拍拍边江的肩膀:“如果给你个机会,可以留下来,你愿不愿意?” 边江看看矮壮男子的眼睛,微微一眯眼:“什么条件?” 矮壮男子微微一笑,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声音却依旧冷淡:“没有条件,只不过,你不能和大家一起培训了,要去另外一个培训班。” 边江盯着矮壮男子看了一会儿,点点头。 “那就一言为定了,我去和王队长说,你先在宿舍待着。” 矮壮男子说完,人已经离开了宿舍,步伐矫健如猿猴。 幸福来得有点突然,边江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兴奋。他一直认为,主动找上门来的好事,一般都不是好事。矮壮男子说了,自己要进另外一个培训班,天知道是什么培训班。 操场上,学员们已经在武警的带领下,开始了队列训练。矮壮男子和王志站在树荫底下,淡淡的说着话。 “那小子看起来有点二,培训第一天就打人,这样的人,能干得了你的活儿吗。” “我觉得还行,他不二。” 矮壮男子从王志兜里掏出一盒烟,给自己点上,继续说道:“刚才我找了几个学员打听了下,有个高中和他同校的,说他之所以打那个小子,是因为那小子当初糟蹋了他女朋友。” 王志笑了:“这么说来,还是个情种。” “不止。” 矮壮男子淡淡的说:“你没注意到他刚才扑倒那小子时,用的手法。那是标准的大擒拿手,虽说在民间很普及,可他用得很老道,应该是从小开始练的。” “哦?这么说,这小子真是个练家子。你小子,找到接班人了。” “还有一点,我最看重。” 矮壮男子吐出一个烟圈,看着天边的白云说到:“这小子有一股子江湖气,侠肝义胆,敢作敢当,虽说做事有点不计后果,却能做到进退有度,非常适合执行那个任务。” 话音刚落,王志的手就哆嗦了一下。 “怎么,上边同意那个计划了?” “恩,近期就会启动。我的几个兄弟,绝对不能白死!” 说着,矮壮男子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盯向远方的眼神,深邃又犀利。 王志叹了一口气,拍拍矮壮男子的肩膀,没再说话。


原文阅读 第2章 翠花是个男的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