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抢个女贼当老婆爽文阅读社会都市

By 笔记

2019-06-02 15:11:36

浏览量59

已赞0

Image

抢个女贼当老婆第1章 深夜女贼

正月十五雪纷飞,太行山脉深处有座名为隐龙观的道观,偏殿内杜洛裹着破棉被躺在硬板床上发呆,心情没来由的很是烦躁,根本睡不着。 屋里突然传来一阵冷风,他疑惑的扭头看过去。 房门慢慢被打开,一个身影突然窜了进来,穿着崭新的军大衣,快速关门,没发出一丝声响。 这谁啊? 杜洛被吓一跳,疑惑看着对方蹑手蹑脚走向床边,侧身对着自己拿起了椅子上带补丁的破旧道袍,开始翻找东西,很快又放下拿起裤子掏裤兜,全都是空空如也。 你妹哦,哥都穷的掉渣成贫道了,竟然还有小偷光顾,能不这样欺负人嘛? 进来的家伙并没放弃,放下裤子,蹑手蹑脚走到木桌旁,弯腰小心的开抽屉。 当老子不存在? 杜洛直接被气笑了,他可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修道人士,是从小被扔到这里没办法,轻轻掀开被子下床,光着脚丫也蹑手蹑脚来到对方身后。 小偷还在慢慢往外弄抽屉,怕发出声音,很小心,弯着腰撅在那,军大衣后摆分开,露出黑色皮裤。 皮裤包身,由于弯腰紧绷,形成诱人的形状。杜洛却没过大脑,双手食指和中指合拢,狠狠戳向中心点。 大招用出,被戳中的身影立刻身子抬起绷直。 "啊……" 惨绝人寰的喊声在屋内回荡,人从军大衣里窜出。随着军大衣落地,窜起的身影差点撞到房梁,又重重摔倒。呲牙咧嘴的捂着腚站起,一个趔趄没站稳又趴下了,用手支撑地面,眼睛凶狠的瞪着杜洛。 "你神经病啊?" 清脆的咒骂声响起,一把匕首从陆战靴一侧抽出,杜洛赶紧后退随手开灯。对方勉强起身撇着八字步想追,疼的一脑门汗,无法移动脚步,竟然是个女人。 还是个极其漂亮的女神级美女! 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有二十出头,身高最起码得有一米七五,紧身黑色皮衣上有些点缀,勾勒出完美身材。小蛮腰,大长腿,标准模特身材。 尤其是那双腿在黑色紧身皮裤的包裹下,修长笔直,一双路战靴稍微影响美感,如果换上一双高跟鞋,那美景想想都让人流口水。 她的长发盘起露出雪白脖颈,精致的瓜子脸,额头晶莹没有一点瑕疵,柳眉细而弯长,眉心纹着一个红色鸟形文,显得略带妖异。 长长的睫毛下水汪汪的丹凤眼,此时双眼全都是愤怒。挺巧的琼鼻,性感的双唇,无一不在显露出这个女人的美丽,一股御姐气质扑面而来,杜洛从电视上看到过的那些女明星根本无法跟她媲美。 她此时手拿匕首,带着愤怒的气息,更像是一匹难以驯服的胭脂马,让杜洛竟然没来由的涌出一股征服欲。 这是他人生十八年来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女人,结果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如此尴尬的一幕,有点不知所措。 他伸手挠头,露出歉意的笑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女人,还以为你是小偷。" 说完愣了一下,"等等,女人怎么就不能是小偷了,你来我家干嘛?" 那美女还在倒吸冷气,想揉受伤的地方又不敢揉,很痛苦的样子,听到杜洛的询问,怒喝出声。 "你管我是谁,把你不该得的东西交出来。" 这话说的杜洛一脸懵逼,不想再跟这样的美女起冲突,他伸手挠头,"啥东西啊?算了,反正也没值钱玩意,你喜欢什么随便拿吧,别打扰我睡觉。" 说完走向床边,屋里没暖气,只有个小煤炉取暖,此时只穿着秋裤和秋衣,怪冷的,掀被子要上床。 就在这时那个大美女忍不住伸手揉了一下自己被戳的地方,疼的柳眉倒竖,一股火气冒了出来,向着杜洛冲来。 "你少装蒜……" 她想用刀柄敲杜洛后脑,可杜洛也不是好惹的,五岁上山到如今已经十三年,艰苦的环境让他身躯强壮,更是学了一身本领。 他侧身闪开,右手一把抓住她手腕,猛的往前一拽快速松手。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左手顺势在对方身后腰部以下肉多的地方重重拍了一巴掌以示惩罚,拍完才意识到拍得地方不对,虽然手感不错,还把手弹了起来,却是人家刚受伤的位置。 被拍中的美女身子前扑,重重趴在木板床上,杜洛纵身压住一把抢过匕首,向后一丢插在门框上。 那个美女被压住,挣扎着无法爬起,疼的嚎啕大哭,哭的那叫一个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要多惨有多惨。 我勒个擦! 杜洛一下头大了,听不了女人哭,意识到姿势不雅,赶紧起身,哭声突然停止,对方猛的一翻身,一脚踹在他裆.部。 "嗷……" 杜洛这一声嚎叫绝对带感,甚至嚎出了海豚音,彻底体会了一把什么是蛋碎的感觉,张着大嘴吸冷气。 报应来的就是这么快,他也被彻底激怒,见那美女拿枕头还要丢自己,纵身扑上。 再次被压住,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个深夜闯进来的美女拼命挣扎,杜洛按住他的胳膊死死压住。美女还想用膝盖顶杜洛,被他用腿也压住。 "别乱动了,在动我就忍不住啦……" 杜洛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那美女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如今俩人的姿势暧昧,自己是个女人,后果不堪设想。 她停止挣扎,去没露出惧怕之色,见他疼的呲牙咧嘴,竟然嘲讽出声,"少吓唬老娘,你那还能用吗?把遗嘱给我。" 杜洛早就疼的一脑门汗,见近在咫尺的美女也疼的脸皮抽筋,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靠!试试不就知道能不能用了,你当哥不敢啊?把你先爆了,在埋山里,保证一辈子都没人知道。等等,啥遗嘱?" 发完狠才意识到不对头,疑惑的看着对方,美女恶狠狠的瞪着他,"别装了,你父亲一周前去世。他可是有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律师说他曾经立下一份遗嘱将遗产留给你。我们翻了底朝天都没有找到,肯定在你这。" "我爹挂了?" 杜洛呆傻的询问出声,对于父亲,他只有模糊的印象,就是他当初将五岁的自己丢进山中道观跟随一个老道士修行,每年也只是邮寄一笔生活费,已经十三年没见了。 "他怎么死的?" 看到他一脸懵的询问,那美女疑惑了,意识到他似乎并不知道这事。 "奇怪……" 她小声嘀咕一声后说道,"你先起来,我可是你小姨,这样对我你不感觉很不好吗?" 小姨? 杜洛眨眨大眼睛,据他所知,自己在世界上只有父亲一个亲人,其余的早没了,怎么又突然冒出一个小姨! 见他不起来,无法挣脱下只好无奈的解释,"我是你后妈的亲妹妹,叫肖婉约,虽然比你大不了几岁,按辈分你确实得管我叫小姨。" 杜洛脸色一沉,突然一把掐住肖婉约的脖子,"我爹当初就是为了娶那女人把我扔进深山,老子连后妈都不认,你算个蛋!说,他怎么死的?" 他双眼露出疯狂之色,被触动痛点,往事不堪回首,如今又被人找上门,是可忍孰不可忍。 呼吸变得困难,肖婉约终于害怕,艰难喊道,"他是……他是出车祸,在医院抢救好几天都没抢救过来。" 可杜洛却越发疯狂起来,"老子在深山受了十三年的罪,如今世上最后一个亲人也没了,他临死前你们都不让见最后一面,只想想抢家产,特么的还是人吗?告诉你,老子早不认他了,从没想过继承什么狗屁遗产,可既然你们不仁,那老子就不义,这家产抢定了。" "我……我喘不上气了……" 肖婉约艰难出声,脸都涨成青紫色,身躯扭动,唯一能动的右手有点无力的捶打杜洛胸膛,杜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手,身体的摩擦却让他心里一颤。 肖婉约大口喘着气,伸手揉着脖子,就在这时她兜里手机铃声响起,拿出来一看号码,脸色一变。 她向着杜洛比划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立刻接听放在耳边,脸色很难看。 杜洛不知道是谁打来的,隐隐听到又一个女人似乎是在呵斥她,肖婉约只是听着,没还嘴。 "知道啦,我这就带他回去。" 说完电话挂断,肖婉约看向杜洛,"收拾一下吧,我带你回家。" "家?" 杜洛低吟,这个称呼太陌生了,他知道父亲是为了二婚娶了个富婆抛弃自己,原本的家早没了。 肖婉约苦笑,倒也不再害怕,戏谑说道,"是啊,你的新家,我姐骂了我一顿,让我带你回去。快点起来,混蛋,难道你还真想那样,我可是你……" 肖婉约还想充大辈,可杜洛最不想听那个词,不管是在血缘上还是在他心里,肖家人都不是自己亲戚,鬼使神差下,直接用大嘴堵上人家樱桃小嘴。 被突然强吻的肖婉约眼珠都要瞪出来,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许久后杜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不该干的事情,赶紧翻身穿衣服。 自知理亏,他辩解出声,"额……你也不亏,那可是我珍藏十八年的初吻。" 肖婉约诈尸似得坐起身,恶狠狠的看向杜洛,双手抬起攥拳,双脚乱踢,抓狂的大喊,"那也是老娘的初吻……" 动作有点剧烈,扯到了伤口,欲哭无泪的闭嘴,又恶狠狠的瞪了眼杜洛,艰难下床,伸手轻柔受伤部位周边,不敢碰受伤的地方。 "这么凶,没男朋友也正常,要不要我帮你检查一下伤口?" 杜洛一本正经的询问出声,肖婉约那一脚不是很重,他现在的疼痛还在忍受范围之内。 自己受伤的地方哪能随便让男人看,更何况还是罪魁祸首,知道他是故意的,她恶狠狠向着杜洛伸出中指,嘴里尖叫出声。 "滚……"


原文阅读 第2章 你还有三天的命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290号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