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宠文阅读豪门总裁

By 笔记

2019-06-03 15:29:25

浏览量21

已赞0

Image

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第1章 姐夫,我不是有意的

急促的电话响解救了梦魇的季月礼,梦里全是血,全是顾轩生。 踉跄着爬下床,拿起响了许久的电话。 是个陌生来电。 "喂?" "喂,顾太太,你好,我们这里是A市交警大队。你家先生和你姐姐在野外玩耍,车掉河里,向我们求救,麻烦你给他们送些衣服。" 玩耍? 两个人在一起玩耍什么? 呵,这交警真是够隐晦。 季月礼死死握住电话,指甲掐进肉里,怔怔的站着。 她的大脑都麻木了,她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才算是正常。 "喂!??" "喂??请问在吗?顾太太?" 对方见这边没有反应,嘟嘟囔囔挂断了电话。 季月礼胸口一紧,险些倒下,她屈下身子,扶住桌子一角,好让自己好受一点。 床头放着的是她和顾轩生的婚纱照,笑容明媚,分外刺眼。 她的心仿佛被剜了个洞,疼得无法呼吸。 魂不守舍赶到交警队的时候,都要凌晨了。叫她签字走程序的交警,一直在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季月礼。 "把衣服拿过去吧。" 季月礼默不作声,签了字以后拿着衣服,准备走向办公室。 "喂,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来啊。"交警还是忍不住了。 是啊,谁会受得了这种事,可悲的是她季月礼还要千里迢迢来送衣服。 "谢谢你。"季月礼淡淡回应了一下。 衣服拿过去,递出窗口以后,季月礼远远的站在门外等他们两人出来。 她还是要亲自问问这两个人,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季月礼紧紧抱住自己单薄的身躯,太过于气愤,身体在不停的发抖。 来回踱步,心里一直再想待会怎么说? 季月礼完全没有注意到季蔷薇已经出来。 "谢谢你,妹妹。"季蔷薇一把挽住季月礼,仿佛真的像诚心道谢一般。 精致姣好的脸上,全是挑衅的笑容。 "滚!别碰我!恶心!" 季蔷薇一碰到她,季月礼像触电了一般,憔悴的脸更加黯然,立马蹦开,想用尽全力的甩开这恬不知耻的女人。 "我也是为了你好啊,妹妹,我既要给你占着顾太太的位置,又要替你伺候丈夫。你只是送送衣服,哪有我辛苦啊。"季蔷薇不让步,手越攥越紧,脸上仍旧是得意挑衅的笑容。 这样从容不迫,细细的讲来无耻话语,快把季月礼气疯了,恍惚觉着季蔷薇好像真的只是在讲理,而不是车.震被抓现场。 "你!你……他是你妹夫,你是他三婶,你再不要脸,也不要这么做!!" 季月礼只觉得自己肺里被灌了气,要炸裂一般的疼。 "现在是什么时代?资源共享,你是性冷淡,我帮你伺候他,你还对我有意见了?" 季蔷薇对季月礼说的话,充耳不闻,反而倒是一脸骄傲的回击。 "无耻,无耻!" 季月礼太过气愤,浑身抖得像筛子,舌头都捋不直了。 "你这么做,置姐夫于何地?下贱!无耻!" 季月礼几乎绝望,在这么无耻得人面前,她竟然辞穷了。 她甚至找不到话来骂这对狗男女。 "我下贱?"季蔷薇怒了,便一把推倒季月礼。 季月礼仰面朝天地倒过去,为了不摔倒,用手肘支撑在地,瞬间蹭破了皮。 沙粒硌进细嫩的肉里,疼得直掉眼泪。 "你姐夫性无能,你性冷淡,刚好凑一对,不浪费!" 季蔷薇边调皮妩媚的说,边拍手,仿佛刚才触碰了垃圾似的。 顾轩生也出来,走过来,顺势揽住季蔷薇的腰。 "你跟她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顾轩生脸上似乎带着不屑的神色。 "我在让她考虑换换老公的事。" 季蔷薇妩媚一笑,玩味看着季月礼。 "顾轩生,这些年我我到底在你心里算什么?" 季月礼一看到这男人,眼泪也不争气的往外淌。 似关不住的水龙头,决堤的洪水,泪水模糊了季月礼的视线。 "你别担心,顾太太的位子永远是你的。"顾轩生居高临下的神色,好像季月礼就是一个乞丐一般。 "你再说什么啊,轩生?"季月礼拉住他的西装手袖,她多么希望自己听错了。 "滚开!"顾轩生一脸鄙夷,像丢个垃圾一般,搡开季月礼。 横腰抱起季蔷薇,坐进副驾驶。 黝黑色的轿车绝尘而去,留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季月礼,风几乎要把娇小的她吞噬掉。 凌乱的头发乱糟糟的被风吹着,黏在精致的小脸上。 季月礼颓然坐倒在地上,眼神涣散。 顾轩生是明目张胆的,他一点都顾及自己的感受,甚至他是故意的。 将她如此羞辱,辱骂。 她季月礼从来也不是为了这个所谓的"顾太太"名分,可事情就变得这么糟糕了。 远处车内的男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缓缓走下车,走近这个可怜的女人。 "起来。" 男人用修长的腿,踢了踢女人瘦骨嶙峋的背。 季月礼心里一惊,脑海里一时想不起谁会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还偏偏认识自己。 条件反射,手足无措的站了起来,两个眼睛通红。 "三叔……。" "哦……姐……姐夫,姐夫……" 陆义霖这个人,季月礼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是顾轩生的叔叔,又是自己的姐夫,每次见面就是尴尬和纠结。 陆义霖身姿挺拔,有185左右。 季月礼只有160左右的身高,他俯身才能凑近季月礼,带着清冽的香味,喷薄的气息。 那喷薄的气息,似乎会灼伤人似的,季月礼一紧张,想往后退,不料却双脚一闪,要直直倒向地面,重心开始不受控制的往后移。 要摔了!那就闭眼! 这样或许才能不从三叔这长辈眼里看到窘迫的自己,摔得鼻青脸肿。 冷嗖嗖的风穿过季月礼的后脑勺。 陆义霖眼看她要摔倒,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过来,用力把季月礼往自己这方向拉。 惯性的作用,千钧一发之际,季月礼竟然重重的往陆义霖怀里扑了进去。 "…………" 陆义霖稳稳地接住扑过来的女人,两人四目相对,季月礼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 这样暧昧的姿势,是一个熊抱的姿势。 "我……三叔我…姐夫我不是故意的我……"季月礼急急忙忙挣开怀抱。


原文阅读 第2章 陆义霖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