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山有扶苏,惟衿不负爽文阅读古代言情

By 笔记

2019-06-10 14:38:12

浏览量63

已赞0

Image

山有扶苏,惟衿不负第一章 梦惊人

"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一道寒光劈下,女子的胸口顷刻血水如浆…… 痛感从脊髓顺入神经末梢。 "啊……"穿越来已然多日,没想到宿主的噩梦依然萦绕心怀。 背脊被吓得出了薄汗,撑着胳膊才想起身更衣,苏子衿却意识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一双灵动的水眸瞬间瞪得硕大…… 胸前冰冰凉。 她的亵衣带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白皙柔软的肌肤半露着。 她的身上躺着个……男人! 天啊…… 苏子衿想把人推开,那人却死压住她。 粗粝的手扳着她的下巴道:"你想把人引来观看丞相之女勾引男人?" 凉薄的唇自然而然的附上耳畔,痒痒的……顺滑的锦衣上淡淡的龙涎香让人迷醉。 的确,此时此刻不能叫喊。丞相府中想害她的人多了去了。她不能给自己挖坑。 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男人的相貌。连这低哑的声音都让人觉得模糊。 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她的清白还在。 "赶紧滚。否则我就把人喊来!你觉得我会害怕没脸面?"苏子衿的手在男人身上胡乱推着。 此话倒是不假!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自从前几日那件事情发生后苏子衿的名声一片狼藉。 "你要真想叫,也不会等到现在!"似是听懂她的心声,男人的口气很是讥诮。 他掀开苏子衿紧紧拽住的亵衣,借着外面微弱的灯火死死睨着光景。 苏子衿的脸如同熟透的虾子。 只剩肚兜了…… 可两只手腕都被一只大掌扼住,让她动弹不得。 她难道就要这样被人侮辱? 眼泪缓缓的滑在鬓角…… 冰凉的手指落在肌肤上,轻揉着胸口结痂的血洞。指上的动作跟这人冷冰冰的气场格格不入。 大掌早已松开桎梏。他的手上拿着药。 再睁眼时,男人正襟危坐在床榻的边缘。他把药瓶放在苏子衿的枕边。"如果不想让……我再来。以后记得涂药。"他的意思很明白,若是不涂药,他还会再来…… 可笑!这就是他轻薄人的理由? 这人脑袋……有毛病? 没头没尾的关怀却让粉唇微勾。苏子衿把从男人腰间扯下的玉佩塞进被褥里,连忙点头迎合着。 有了玉佩,还怕找不到人?此仇,她一定要报! 正在拉拢亵衣,只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那气势汹汹,似带有大队人马。 苏子衿眉眼一跳。"快躲起来!否则,我们二人都不得好死。" 看不清相貌,却可猜出男人嘲讽的嘴脸。 "堂姐……后院遭贼了……我带人过来瞧瞧。" 一个翩跹少女嗲着声音不由分说推开门。 几个婢子很快点亮灯,让闺房格外亮堂。 苏子衿慵懒的从榻上爬起身。她眯眼看了下刚才打开的窗棂。"这里没有贼。" 可少女不听,她好整以暇的走进帷幔。 "前些日子,堂姐被人侮辱。今日妹妹怎可疏忽?"说着众人还未生出反应,苏清池忽然就哭了起来。 她是苏子衿的堂妹,平日里素以温柔内敛待人,此刻眼泪一抽一抽的,怎么都看不出真伪。 呵……苏清池,你活着我怎舍得先死? 宿主蠢笨,你觊觎宿主太子妃之位,便在外诋毁败坏宿主名声,派人差点侮辱了宿主。 现在居然还假哭?真以为白酒一口感情深?


原文阅读 第二章 时运丧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290号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