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继承遗产八百亿爽文阅读社会都市

By 笔记

2019-06-10 14:41:06

浏览量26

已赞0

Image

继承遗产八百亿第一章·遗产八百亿

这个世界,有两种人。 第一种是有钱人,他们无所不能! 第二种是穷人,他们无所,也不能! 张一凡就是第二种人,此刻刚刚放学。 高三紧张的节奏和压力,已然让他喘不过气来,可没想到还没走出校门,就接到了医院打过来的电话。 "你是沉君如的儿子吧?什么时候交钱?告诉你,医院的钱可不能欠!你要是再不交钱,我们可就让你妈办理出院手续了!" 张一凡眉头紧锁,稚嫩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放心,我马上就能借到钱,然后就去医院。你们千万别给我妈停药,更别让她出院,别让她知道还欠你们很多钱,好吗?" 张一凡的语气近乎恳求。 "哼!这医院可不是你家开的!不是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告诉你,今天晚上九点钟之前,医院这边收不到钱,你就带着你妈滚蛋吧!" 嘟嘟嘟-- 随着对方粗暴地将电话挂断,张一凡感受到了贫穷带来的压力犹如山岳一般,压在自己的肩头。 半个月前,母亲晕倒,然后检查出乳腺癌,这样的病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治好的。 张一凡马上去给自己的好朋友许修打电话,向他借自行车。 许修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是张一凡的同班同学,现在白天上课,晚上回去敲代码,立志成为一名伟大的游戏策划。 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张一凡一个电话许修很快就将自行车送到。 说了一声谢谢,张一凡骑上自行车直奔自己姥爷家。 张一凡是私生子,当初母亲沉君如外出打工,回来后带回一个孩子,就是张一凡。 但张一凡的父亲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这让张一凡从小在姥爷家这边就受尽了白眼和冷嘲热讽,好在沉君如外出打工赚了点儿钱,在江州市买了一个小房子,能让母子两个人不至于在别人的屋檐下受尽白眼。 张一凡骑着单车一路狂飙,终于来到了姥爷家。 姥爷见到张一凡来了,原本笑呵呵的脸就变得严厉了许多,"你还知道来呀?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姥爷呀!你莫不是以为我们都死了吧!" 张一凡每次来姥爷家,都会被臭骂一顿,有时候是因为犯了一些小错,但有些时候却是毫无缘由地就被骂了。 所以他也不愿意过来,但为了母亲,只能咬牙忍着。 "姥爷,我妈生病了,我想要……" "哎呀!一天天都是要命的鬼!我养你妈那么大,她找个野男人生你这么个小崽子没收到一份彩礼,还想要问我要钱?没有!" 张一凡忍不住想要骂人,但终究看在母亲的面子上,忍住了。 这时,舅舅正好从外面回来。 张一凡可是记得,当初舅舅结婚的时候彩礼不够,母亲可是拿出来当时家里仅有的五万块钱。 "舅舅,我妈生病住院了。需要钱,你看你当初欠我家的……" "什么你家我家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说什么你家我家,你的钱我的钱,外甥,你说是不是?不过这也难怪,外甥,终究是外人呀!" 张一凡知道,舅舅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但连自己的家里都养不起,一直跟着姥爷啃老,有时候心情不好还会打舅妈一顿。 指望他还钱,是不可能的。 张一凡很失望地看了姥爷和舅舅一样,自己不明白,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算什么男人! 转身离开姥爷家,张一凡骑上自行车直奔小姨家。 小姨和姨夫的感情并不好,因为姨夫在外面有女人,不过姨夫赚的多,所以小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母亲不愿意和小姨往来,但张一凡知道,若是没钱的话,母亲就真的危险了。 可就在张一凡来到小姨家,还没有敲门,便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小姨的声音。 此时小姨正在和别人打电话,就在张一凡犹豫要不要等到里面电话打完之后再敲门,却是听到里面小姨说着。 "哥,你就放心吧!谁帮那个贱人,自己当初偷汉子带回来孩子,现在想着我们了!没钱!就算她死在我们面前,也没钱!而且她死了正好,按照继承法,她死了,那房子可不都是那小崽子的,我们兄弟姐妹都能分到钱呢。到时候别和爸说,钱都是咱们两个的!" 张一凡在门口紧握着拳头。 当初整个沉家穷困潦倒,欠了很多债务,母亲作为家里的长女外出打工,每年都邮回来很多钱,才缓解了家里的危机,还上欠别人的钱,让家里的人都过上好日子。 结果自己现在得了乳腺癌躺在医院里,姥爷如此,舅舅如此,甚至连小姨都这样。 更过分的是还盼望着母亲早点儿死! 若不是张一凡知道自己没有时间耽误在这些白眼狼身上,真恨不得冲进去将小姨打一顿! 而就在张一凡从小姨家所在的居民楼里走出来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许修。 "喂,修哥,什么事儿?" 电话另一头,响起了一个温暖的声音,"你小子最近缺钱了吧?我闻你身上都是医院的药味。我也没多的,就三千,爱要不要。来我家取。" 这一刻,张一凡感觉像是什么东西将嗓子堵住了一般,想要说什么,但张了张嘴,感动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修哥,你等我将来有钱的!我就让你成游戏界的大神!" "神个屁!记得带着我的宝贝自行车回来。我那车也好几百,挺贵呢!" 很快,张一凡骑车来到许修的楼下,将自行车锁好的同时,从许修的手中接过一个信封,里面的一沓钱不厚,但却是许修的全部了。 "对了,我约了钟春水在附近的星巴克,我知道你家里最近出事了。别这么看我,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我问她也借了钱。你叫我一声哥,这钱将来我帮你一起还。我至少现在还有点儿收入不是。走吧。" 钟春水,高三校花,更是张一凡他们班的学习委员。 人品好,性格好,长得好。 完全就是天上的仙子,平时对身边的同学有求必应。 很快,许修带着张一凡来到星巴克,只是没想到严贝妮也在旁边。 严贝妮在班级之中是出了名的欺软怕硬的毒舌妇,爱慕虚荣,狐假虎威。 许修说过,如果严贝妮在小说里,一定活不过五千字。 张一凡和许修两个人都没想到,严贝妮也在。 见到张一凡他们来了,钟春水朝着两个人摆手。 张一凡无奈,只能硬着头皮走过来,"钟春水,对不起,我家里最近有急事,所以才管你……借钱的……" 严贝妮一开始只以为是钟春水等许修有事,毕竟许修是班级里出了名的计算机天才,这样的人她还是想要巴结一下的。 可没想到,等了这么半天,竟然是张一凡要来借钱。 "春水,这钱你可不能借呀!万一你借完钱了,张一凡跑了怎么办?" 钟春水一皱眉,"都是同学,人家家里有事,帮个忙,很正常。我这里也没多的,才两万块。听说阿姨病了……" 钟春水说着,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张银行卡,结果银行卡还没递过去,就被一旁的严贝妮拦住。 "不行!他家里亲戚都不借钱,你借钱,你傻呀!而且张一凡家里什么条件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你闺蜜,我不能看着你这钱打水漂!你这钱不想要可以送我,我最近刚看上一个包,给这种人不如借我买包了!" 忽然,许修的手伸过来,将严贝妮的拦住钟春水的手推开。 "张一凡还不上,我姓许的帮着还!" 钟春水马上将手里的银行卡递给张一凡。 "谢谢你,这份恩情,将来我张一凡一定十倍百倍报答!" 一旁的严贝妮十分不爽,"还十倍百倍,你别卷钱跑了就好!"。 钟春水碰了严贝妮一下,朝着张一凡说道:"没事儿,治病要紧,一凡,你先去医院吧!" 临走的时候,许修咬着牙说道:"三千字。" 张一凡知道,许修对于严贝妮的评价已经从能在小说里活五千字变成三千字了。 自己马上赶到医院交钱。 两万三虽然不知道能撑多久,但至少有药物,母亲就不会太痛苦。 至于治疗……癌症,哪里是那么好治的。 交完医药费之后,张一凡来到母亲的病房,此刻母亲已经睡下。 身体虚弱的人总是需要多休息的。 张一凡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沉君如缓缓睁开眼睛,"儿子,来啦?" 张一凡马上蹲在床边,"妈,你现在怎么样了?" "没什么,已经好多了。过两天就能出院了。" 张一凡并没有告诉母亲实情,此时便附和着点了点头。 这时,沉君如伸出手,从枕头下拿出来卷起来的几张零钱,一共八十块钱,三张20的,两张10块的。 "儿子,明天就是你生日,就十八岁了。妈没法给你做好吃的。十八岁了,是男人了。去吃点儿好吃的。" "嗯!" 张一凡咬着牙点了点头,看着那被卷起来的八十块,让母亲好好休息。 走出病房之后,张一凡一个人医院的走廊旁边的楼梯间里,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马上就十八岁了,就是成年人了。 可自己却是连母亲生病都没有办法。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片刻之后,张一凡擦了擦眼泪,准备回家。毕竟明天还要上学。 而就在自己推开楼梯间的门的同时,江州市的钟楼方向,传来当的一声。 十二点的夜钟响起。 张一凡终于十八岁了。 这时,张一凡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但张一凡发现手机上并不是来了一个电话,而是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APP--遗产APP! 同时,从手机之中传出来一个小姑娘的声音,"你就是张楚风的儿子张一凡吧?我叫小圣,你父亲的遗产管家。告诉你一件会让你很开心的事情。你父亲死的时候,给你留下的一笔遗产--八百亿。"


原文阅读 第二章·黑幕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