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宠妻入骨:总裁老公别乱来爽文阅读豪门总裁

By 笔记

2019-06-11 16:59:01

浏览量23

已赞0

Image

宠妻入骨:总裁老公别乱来第一章 你先放开我

宫氏集团。 门口缩回一颗畏畏缩缩的脑袋,扬声惊呼,“总监来了。” 司晚身着一身高定连衣裙,裙摆点缀着时尚碎花,清雅不失秀丽,唇角挽着雍容笑意。 她刚进公司,便察觉今日公司气氛十分紧张,眼神略略环顾一皱,众人目光带着嘲讽、挽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仿佛她是动物园里耍猴的。 “总监。”见司晚脸色微沉,秘书小鱼连忙上前,冲着司晚欲言又止,“总监……宫总来了,在你办公室里。” 小鱼话音刚落,人群中有人嗤笑一声:“宫少大驾光临,又有好戏看咯。” 司晚嫁给了帝都最有权势的男人,她的丈夫是宫氏集团万众瞩目的执行总裁。 宫家老爷子军功累累,宫父在任市长,宫母是宫氏集团的董事长,而宫思冥更是以凌厉的商业手腕很快坐稳了宫氏集团的总裁之位,宫氏集团涉猎极广,在商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是以,宫家在帝都是帝王一般的存在,万人敬仰,长相邪魅的宫思冥更是帝都所有女人心目中的老公和理想中的情人。 然而,司晚并未因此在公司高人一等。 因为——宫思冥十分厌恶妻子司晚,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 “知道了。”听着众人的窃窃私语,司晚习以为常地敛起眸光,唇角笑意收敛三分,沉声道:“没事的话,大家都去工作吧。” 小鱼小心翼翼地跟在司晚身后,低声提醒她,“总监……韩箐箐也在里面。” 司晚眼神微不可见地凝了一下,面无表情,“嗯。” 小鱼抿唇,垂眸掩饰掉眸中的可惜之色,聪明退下。 司晚面上僵了片刻,深吸一口气,从容不迫地走向办公室,手伸到门把上,又微微顿了顿,最终微微推开了一丝门缝。 “嗯啊……宫帅……别……”她人还未进办公室内,便听女人娇媚如水地唤着一声声‘宫帅’,男人邪魅狷狂地嗓音,混合着暧昧的低喘,起起落落,“叫大声点儿,嗯?” 司晚小手彻底僵在门把上,白皙纤瘦的手背上青筋一根根暴起,在皮肤表层下危险跳跃,心下波涛汹涌:那女人口中的‘宫帅’是她结婚已经一年的丈夫,却从来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如今却光明正大地在她办公室内亲热…… 叫大声点儿,给谁听?又是要给谁难堪? 司晚咬唇,隐忍深呼吸,指尖骨节发白,性感锁骨在胸口气息不稳的情况下,几番起伏不定。 ‘咔擦’一声,司晚慢动作开门而入,里面的声音这才戛然而止,她唇色泛白,面容却已经趋于平静。 司晚的办公沙发椅上,男人慵懒靠后,双腿笔直有力微微曲起,妖冶性感的女人大方跨坐在宫思冥腿上。 男人身上的黑西装外套凌乱地扔在办公桌上,白衬衫扣子全部解开,肌理分明的肌肉力量勃发,八块腹肌跳跃着迸发的热情,古铜色的肌肤性感又魅力。 那女人扭动了一下,倾过身子往他胸口靠过去,精致的美甲没入宫思冥引人遐想的胸肌深处,“宫帅……” 司晚恍若未觉一般,目不斜视地拿起电脑下压着的一份文件,心口发冷,一阵阵颤栗,面上却是故作平淡,转头看向宫思冥,“你要是没有开房的钱,我可以给你。” 她停在两人面前,语气凉薄,“别在我办公的地方做这种事,我嫌脏。” 又是这张该死的万年冰山脸! 宫思冥非常讨厌看到这样麻木如朽木的司晚…… “司晚……”宫思冥薄唇翕动,低沉嗓音如华丽钢琴曲般流淌而出,他推开身上的女人,倾身而起,高大挺拔的身影压过她头顶,铺天盖地而来的凌厉气势、压的司晚有点喘不过气。 她微微抬头,便看进宫思冥讥讽如寒冰的眸子,他施施然警告她,“谁准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嗯?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司晚心底苦笑——她是什么身份? 宫家大少名义上的妻子? 害死宫思冥初恋的凶手? 在宫家没有地位的少夫人? 还是帝都人尽皆知的笑柄? 她不过是爱一个人,低到尘埃里,是一只可怜虫。 “对不起,是我逾矩了。”司晚眸中神思恍惚,口中却平静道歉。 可是司晚的顺从,反而更加惹怒了宫思冥,他本就凌厉的眸色陡然沉了几分,“道歉光用嘴就行了?你总得拿出点儿诚意来。” 隔着桌子,宫思冥探过修长身体,戏谑讥讽的眼神看向司晚胸口,意思显而易见。 司晚下意识抬手捂住胸口的衣服,惊恐抬眸,怔忡地看向宫思冥——鬼斧神工的一张脸,仿佛是来自于造物主呕心沥血的神来之笔,凌厉流畅的线条彰显着军人的桀骜不驯,色淡而寡的薄唇抿起轻嘲的弧度,更添几分高高在上的睥睨感。 宫思冥嗤笑,笑意慵懒,狠狠捏住司晚的胳膊,将人扣进怀里,“司晚,你还矫情什么劲儿?嗯?当初想方设法嫁给我,现在却装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做给谁看?” 司晚拼命挣扎,不想当着别的女人的面,被他如此羞辱,苦苦开口,“宫思冥,你放开……” 一直被冷落在一旁的韩箐箐见此,顿时心中生气,面上撒娇着挤过来,“宫帅,这种不识相的女人,别理她了嘛。” 她苦心孤诣地攀上这么个金主,刚刚勾引上了钩子,可不能就这么让人跑了。 宫思冥忽地冷冷甩开她的手,“不想倒霉的,就赶紧滚!” 韩箐箐的确不敢惹怒宫思冥,恨恨地瞪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司晚,抿着唇气呼呼地滚了。 被他通身冷厉的气场吓了一跳,司晚心下咯噔一声,抬脚就想跑,可宫思冥身高腿长,微微跨了一步,轻而易举地将人控制在怀里,生拖硬拽地把司晚摔到休息室的床上,力道不加控制,司晚生生将柔软大床砸出了一个大坑,又狼狈地弹了起来。 “呵!”宫思冥冷笑一声,一手脱了白衬衫,彻底露出精壮有力的身材,朝着司晚压了过去。 司晚心生戒备,对他的侮辱姿势感到生气和无力,拼命挣扎,“宫思冥,你先放开我。你干什么?这是公司,你不能……” 宫思冥压住她的唇角,狠狠咬上去,“司晚,你可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我凭什么不能?” 鼻尖是女人刺鼻的香水味,想到宫思冥刚刚才和那女人…… 司晚额头青筋暴跳,眼眶委屈发红,不禁低骂,“宫思冥,你恶心,口味重,刚和别人做完,又……” 宫思冥大手一僵,“恶心?你才是真的恶心。即使我口味重,现在看到你这种令人作呕的样子,也没兴趣。” 说罢,宫思冥冷冷睨她一眼,径直摔门离开。


原文阅读 第二章 你和司晚一起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