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就是长生不死爽文阅读社会都市

By 笔记

2019-07-02 16:21:17

浏览量6

已赞0

Image

我就是长生不死第一章 徒弟之死

龙城,洛天酒店单人房内,秦默站在窗户旁,表情凝重。 他的身后半跪着一位美貌女子,看模样大概二十五岁左右,面貌精致,特别是那股气质,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如果让知道女子身份的人见到这一幕,一定会惊的连下巴都掉下来,这位美女可是连续五年进入国内青年富豪榜,追求她的人数超过一个加强连,无数土豪都想拜倒她的石榴裙下。 但是此时,她竟然跪在一个年轻人身后。 "师父,经过调查,这次雪崩并不是偶然,而是王欣故意引起。" "朱海师弟本可以轻松逃脱,但是为了救王欣,不幸葬身在雪崩中。" "原本王欣有机会寻找救援队,但她故意耽搁时机,丧失了最佳救援的机会。" 美女说着自己收集的情报。 秦默点燃了一支香烟,注视着窗外,一言不发。 美女神经紧绷,熟悉秦默的她,能够感受到男子心中的滔天怒火。 同时,她心底也是羡慕着朱海,师父众多弟子中,朱海是秦默最为关心的人。 别看秦默年纪轻轻,二十出头,但她知道,秦默是传说中的修仙者,活了不知道多少世纪,是真正的古董级别。 二十年前,秦默经历天人五衰,蜕变成了婴儿,为了隐藏身份,避免仇家追杀,秦默决定进入孤儿院。 因为秦默正经历天人五衰,从小体质虚弱,并且不能修炼,经常受到其他孩子欺负。 而孤儿院院长的儿子朱海挺身而出,多次保护秦默,后来秦默告诉朱海有关于修炼界的秘密,并传授他修炼秘籍。 可惜,朱海并不喜欢修炼,甚至根本不修炼,纵使有秦默的帮助,他只是力气大于普通人而已。 这几年,朱海仿佛是入魔一般,喜欢着王欣,王欣不管要什么,就给她买什么,而且还将家族的秘密分享给对方。 秦默早已经打探到,王欣并不喜欢朱海,只是利用他而已,也提醒过,但朱海没当一回事,秦默也就尊重了朱海的个人意愿。 秦默原本以为朱海会醒悟,没想到狼子野心的王欣,竟然利用朱海对他的爱,设计杀死了他。 朱海虽然是秦默的徒弟,但更像是兄弟,这是秦默其他弟子得不到的待遇。 可惜,这样的人物含冤而死。 "起来吧。" 秦默扔掉了香烟,扭头看向身后的美女,询问道:"王欣在什么地方?" "在一楼大厅,正在为新男友李茂举行生日晚宴。"女人站起了身子,顿了顿,道:"我来解决他们吧。" "这一次,我亲自出面,你将这个交给李家。" 秦默递给了美女一张纸和半枚玉佩。 "师父,我一定会办到。" 美女看了眼纸张内容,愣了一下,识趣的没有多问,走出了房间,前往了酒店顶层,搭乘着直升机离去。 秦默乘坐着电梯来到了一楼,李茂的生日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但此地已经聚集着来自社会各界的人士。 舞台上有一位穿着白纱裙的女子,秦默望着女子,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这就是害死朱海的王欣。 而酒店的大门排着长队,一群人手中拿着礼盒,等待着司仪的翻阅。 司仪从男子手中接过了礼盒,打开看了一眼,拿着话筒大声宣布:"海家送钻戒一枚,祝李公子洪福齐天。" 人群顿时哗然,很多识货的人都看出来,这枚钻戒价值最少十万。 突然,大门口出现了一阵骚乱,人群迅速后退,一辆法拉利冲入了宴会大厅,跑车里走出一位中年男子,将红包交给了司仪,里面有一把钥匙。 "王家送跑车一辆,祝王欣小姐和李茂公子百年好合。"司仪大声喊道。 此话一出,全场沸腾。 那位洋洋得意的送戒指的男子,顿时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王欣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拿着话筒,道:"王家的各位,还请里面坐。" 秦默冷冷的看了眼王欣,转身朝着大门口走去。 "邬家送千年人参一株。" "张家送武夷山山巅大红袍一斤!" "杨家送海湾海景房一套。" 司仪不断地念着客人们送的贵礼,表情彻底麻木。 "李家还真是有排面。" "哎,想要巴结李家的人太多了,我原本以为送项链都是佼佼者。" "竟然有人送别墅,真特么有钱啊,我们这些土豪没机会了,想要攀附李家,看来只有神豪才可以。" 每当司仪念出礼物名字的时候,大厅内的人群都会激烈的讨论一番,而王欣脸上的得意之色更加浓郁。 面前这一幕,是她故意要求的,她想要像古时候那些帝王一般,将每个人的礼品念出来,以此来体现自己高贵的地位。 正在忙碌的司仪,眼前出现了一个小礼盒,司仪顺势接过手,打开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了犹豫之色。 "送了什么,快说。"王欣注意到这一幕,笑道。 其余人也是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心底想着,到底是什么样昂贵的礼物,能够让司仪愣住。 司仪瞟了眼面前的男子,犹豫之下,吞吞吐吐的说道:"有人送钟。" "什么!" 王欣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全场人员愕然,谁会在今天晚上送钟,这特么不吉利啊。 当他们看到司仪手中的物品,脸上顿时泛起了古怪之色,这根本不是什么昂贵的钟,而是市面上的地摊货,价值几元钱而已。 很快的,所有人将视线转移到,站在司仪身边,那位年轻男子身上。 这个人,正是秦默。 "这家伙是谁啊。" "竟然如此大胆,敢在这里闹事。" 人群爆发出了议论声。 "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王欣冷声道,她的潜意识认为,这是李家的敌人派来故意搅局。 "滚出去,别怪我们不客气。" "想要搅局,你也不洒泡尿照照,自己算什么身份呢。" "今天在场的,都是身价数千万的富翁,你算什么东西。" 周围的人群也是大声吼道,为了在王欣面前挣点表现分,一个个表现得义愤填膺,就仿佛是他们被送钟了一般。 "数千万而已,也配称为富翁吗?" 秦默环视了一眼四周,随后将视线转移到王欣的身上,目光冰冷,道:"朱海尸骨未寒,你却在这里为新男友举办生日晚宴,要是他知道,不知会有什么感想。" "什么,他竟然提起朱海。" "难道是那个前阵子破产的朱家少爷吗" "原来这个人是朱家派来的。" "那个人不是活着好端端的吗,难道死了?不可能吧。" 人群顿时议论纷纷,不少人也知道王欣和朱海的关系。 当王欣听到熟悉的名字后,娇躯一颤,脸色不自然,但片刻后,充斥着冰冷的笑容,道:"我为什么不可以举办宴会,我和他有啥什么关系?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死人,难道你让我每天为那些不相干的人,以泪洗面吗?笑话。" 人群脸色变了,在场中很多人都认识朱海,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死了。 "好一个不相干。他是因你而死,要不是你喜欢雪,他不会前往高原,要不是你故意引发雪崩,他也不会死在那里,要不是你身处险境,他更不会与世永隔。" 秦默步步朝着王欣走去,当秦默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王欣的一米之外,双眼变得更加冰冷,道:"你杀了他!而你现在还有脸说不关你的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欣脸色变得惨白,胸口气浮,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发出了尖锐的声音:"你有证据吗,小心我告你诽谤。" "是的,我没有证据。"秦默淡淡的说道。 王欣冷笑,内心松了口气,她设计害死的朱海的地方,是万里无人的雪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记录,她所做的一切。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秦默挥舞着手掌,直接一个耳光抽在了王欣的脸上,王欣翻身倒在地上。 "我说的话,就是事实,不需要证据。" 秦默显得很是霸气。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傻傻的看着秦默,这个不速之客竟然敢抽李茂女朋友耳光,这就好比一脚踩在了李茂的脸上。 这件事,捅破天了。 王欣痛苦的捂着嘴,倒在了地上,鲜血充斥着口腔,一句话都说不出。 秦默冰冷的看着王欣,寒声道:"你是朱海最喜欢的女人,他拼死为了救你,我也不杀你,但是,我要你记住,有时候活着比死亡更加痛苦。" 随着秦默的话语说出,整个宴会厅空气仿佛冰冷了几分,很多人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此时,人群中传来了男子的大叫声。 "混蛋,你干什么。" 所有人扭头望去,只见一位穿着西服的男子奔来,这个男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今天生日晚宴的主角,李茂。 秦默冷视着李茂,他已经知晓,王欣杀死朱海的原因,就是为了讨好面前这位男子。 朱家和李家在生意上有很多的矛盾,而王欣为了帮助李茂获取资料,主动勾引朱海,朱海爱她入魔,以为可以相伴终生,在王欣百般的诱惑下,朱海将很多商业机密分给对方。 而朱海占有了王欣的第一次,这是任何男子都不能忍受的事,王欣这才会下狠手,一了百了。 自己的徒弟,就是被这两人害死!


原文阅读 第二章 我的话就是证据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