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心病难医:沈少甜宠妻宠文推荐豪门总裁

By 笔记

2019-07-02 16:28:00

浏览量8

已赞0

Image

心病难医:沈少甜宠妻第1章 重蹈覆辙

帝城,七月,窗外大雨滂沱,电闪雷鸣。 包间内,乔夕面色潮红,黑眸紧闭,乌发雪肤,身子软软的靠在沙发上,乔扬正在不断给她倒酒:“姐,你再喝一杯,最后一杯。” 她摆摆手:“真的喝不了。” 乔扬却不放过她,硬是把酒杯递到她嘴边上灌了进去,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一路往下,灼烧着食道,她想吐又吐不出来,被乔扬半拉半拖的拽起来。 “乔扬,你放开我,我有点难受。” 乔夕推开乔扬,脚步踉跄出了门,摸着墙走在前面。 见她那模样,乔扬嘴角露出抹不怀好意的笑,忙上前拉住她:“姐,你喝多了,我还有事不能送你回去,就在这边开个房间,你住一晚明早再回去。” 乔夕想着自己喝多了,路上也不安全,还是妹妹想的周到,接过她手里的房卡。 房间在楼上,她意识模糊的一路摸索着过去,直到看见房间号,松了口气推门进去,把自己摔在柔软的大床之上。 睡梦之中,酒气上涌,一阵燥、热包裹着她,乔夕正要睁开眼,却发现身上覆了个体温火热的男人。 她惊慌的来不及挣扎,身下蓦地一痛,男人强壮的身躯桎梏着她柔软的身体,她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早被海浪打翻。 她叫的嗓子沙哑,在情海里沉沉浮浮,直到后半夜,男人才肯放过她。 意识逐渐清醒,乔夕望着陌生的男人,借着窗外暗淡的月光,只隐隐约约看清他身体的轮廓,是个身形健硕的男人。 心中一阵慌乱,快速起来穿好衣服,这样不堪的夜晚,她不想在多看一眼,咬着牙扭头离开。 凌晨的夜,夹杂着清凉的风扑面而来,她狼狈的坐在马路牙子上沉思了会,越发心凉。 打车到家,家人尚未起床,屋里安安静静,乔夕径自进了乔扬房间,反手关上门,里面人还在睡觉,被她从床上猛地拽起。 看见是她,乔扬立马缩了缩脖子,警惕的叫了声姐。 乔夕只觉得全身骨头都在疼,胸口更是被亲妹妹插了把刀,血肉模糊:“害怕什么,说说昨晚的事情。” 乔扬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姐,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别装了。” 话落,乔扬搁在枕边的手机在响,惊慌的忙要去拿,被乔夕先一步拿到,她利落的按了公放。 里面传来中年男人恶心的声音:“乔扬,你这个臭婊、子,竟然敢耍我,你姐姐呢?等了一晚上也没来,我看你是不想在圈子里混了。” 低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李导演,乔夕冷笑一声,发狠的把手机砸向地面,乔扬哆嗦着嘴,脸色发白的蹲在床上:“姐,你听我说……” 不等她开口,乔夕一巴掌甩在她脸上:“从今天起,我没你这样恶毒的妹妹。” 两人的闹剧已经惊动了父母,她不想被父母看见此刻狼狈的自己,快速回了房间反锁上门。 乔扬咬着牙捡起地上的手机,阴狠的看着姐姐离去的背影。 以为她想这样吗?同样是一个父母生的姐妹,凭什么她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自己就连去潜规则导演都看不上。 就因为看见手机里乔夕的照片,就点名要她,她不甘心! ………… 酒店总统套房内,身形健硕的男人着了一身熨帖的西装,阴沉着脸立在落地窗前。 他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到单人沙发前,如黑曜石般的眸子瞥了眼床上狼藉,剑眉紧锁。 男人的眸中此刻正酝酿着狂风暴雨,下颚弧度紧绷,薄唇更是抿紧,无不在说明他的不悦,愤怒到了极点。 李然进门看见满地的狼藉,愣了几秒,作为帝城第一家族的沉氏继承人沉夜安,多年来洁身自好,不近女色。 偏偏在昨晚被下药丢了初夜,怎叫人不恼,他很快踩着一地的碎物走到他身边。 “查清楚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又沙哑,带着无形的压力如潮水般散开,李然点点头,把资料递了过去。 他只看了几眼,就猛地合上:“这件事情我不希望还有其他人知道。”


原文推荐 第2章 你父母该退休了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