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最后一个天师第一章推荐悬疑推理

By 笔记

2019-07-05 18:11:31

浏览量15

已赞0

Image

最后一个天师第一章:扶不上墙的烂泥

重生了! 当顾云环顾四周,看着病房里明晃晃的灯光,他终于清晰认识到这个问题。 自己确实重生了,重生到了几百年前的地球。 "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一道呵斥声响起,充满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顾云抬头一看,发现一个漂亮女人站在身前,面色涨红,似乎很气愤。 "希芸姐,怎么了?" 顾云狐疑的问道。 没记错的话,这个时间段,自己同父异母的大哥已经死在军中,顾家找到了自己这位私生子,代替大哥去完成跟慕家的婚约。 虽然跟慕希芸同居没多久,自己就莫名被人沉尸海底,然后被路过地球的师尊所救,带去了蓬莱茅山仙派修道。 不过对于这位接盘来的未婚妻,他印象还是很不错。 "不管怎样,咱们也存有婚约。跑去夜总会寻花问柳,昏死在那些妖精身上,最后还要我来医院接你,你说怎么了?" 慕希芸近乎处于歇斯底里的状态。 闻言,顾云怯怯的挠挠头,自己当初如此混蛋么? 看着由于太激动,身子微微抖动的慕希芸,他试图出言宽慰,"希芸姐,我……" 刚开口,便被愈发激动的慕希芸打断,"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我受尽了亲朋好友的嘲笑。如果不是因为你即便是条狗,也是云州顾家的狗,我慕希芸得罪不起,我恨不得你死在我面前。" "……" 狗这个字很刺耳,顾云皱了皱眉头,有些生气。 可看着慕希芸憔悴的面容,却又无从发火。 兴许是说到伤心处,慕希芸情绪难以控制,"我不奢求你像你哥一样顶天立地,但身为我的未婚夫,你能不能稍微有点上进心?" 顾云沉默许久,吐了口浊气,终于缓缓道:"希芸姐,对不起。" "嗯?!" 慕希芸忽然愣住了,"你给我道歉?" 同居一个多月,这家伙整日花天酒地,从不顾及自己感受,现在他居然会跟自己说对不起? "身为睦州的商界新贵,本该众星捧月,结果因为我这个未婚夫,成了无数人眼中的笑话,我向你道歉不应该吗?" 顾云向慕希芸靠了靠,淡淡的开口,有些苦涩。 看着顾云的眼神。 慕希芸心头一颤,此时的顾云,竟然让她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跟以前五毒俱全,性格软弱的顾家私生子完全判若两人。 不过很快,她便把这种感觉定义为错觉。 "你会为我着想?如今远在云州的顾家不顾你死活,你是担心跟我彻底闹崩,到时候没经济来源,活不下去吧。" 慕希芸冷冷一笑,仿佛一眼洞穿了顾云的心思。 顾云耸耸肩,也不解释,他明白自己早寒了慕希芸的心,赘言也是徒劳。 "被我看穿,无言以对了?" 慕希芸俏脸一阵冰寒,暗觉可笑的摇了摇头。 她吐了口浊气,平复心境,很快又恢复了往日高贵冷艳的模样,开口道:"算了,待会我要去参加一个研讨会,没工夫跟你废话,现在跟我走。" 顾云也不多话,看了慕希芸一眼,就自己默默换掉病服,跟在了慕希芸的后面。 两人刚走到医院门口,忽然被几个人拦住了去路。 "顾少,之前在赌场你管我借的五十万,是不是可以还了?" 领头的中年男人满臂刺青,穿着黑色背心,皮笑肉不笑。 "你借高利贷赌博?" 慕希芸看着顾云,紧紧咬着贝齿。 "我黑狗开的是正规信贷公司,跟高利贷可没半毛钱关系。" 黑狗双手环胸,一双绿豆眼直勾勾盯着慕希芸打量。 "想必这位就是慕小姐?早听闻慕小姐才色俱佳,瞧瞧这身材,瞧瞧这脸蛋,勾的人心里直痒痒啊。" 黑狗舔着嘴唇,评头论足。 慕希芸柳眉紧蹙。 黑狗这种地痞流氓的眼神过于赤裸,再搭配市井低俗的言语,让身为天之骄女的她恶心且反胃。 而一切的源头,皆是因为她的废物未婚夫。 "你自己借的钱自己解决。" 丢下一句话,慕希芸头也不回的朝地下停车场走去。 "啧啧啧,脾气挺辣,合我口味。话说还从来没尝过这种千金小姐,也不知道滋味怎么样。" 黑狗望着慕希芸的背影,还在回味。 而一直没机会开口说话的顾云,脸色渐渐冰冷,眼眸中涌动着些许杀机。 曾为道统天师,横扫蓬莱,俯视众生。 哪怕此刻的他没有半分修为,但也不是世俗凡人可以放肆的。 "顾少,给句痛快话,你现在究竟有没有钱还?" 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黑狗看向顾云,一脸贱笑道:"如果没钱,延迟两三个月也可以,帮兄弟我拍几张慕希芸私密照来欣赏欣赏就行。" "你已经是在作死的边缘手舞足蹈了!" 顾云瞳孔一缩,轻轻出声。 "啥?我没听清,顾少,麻烦你再说一遍。" 黑狗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满脸玩味的开口。 他喊一声'顾少',说白了就是表面客套。落魄的豪门私生子罢了,又是个废人,谁会当回事? "我说话从来不说第二遍。" 顾云面无表情。 "几天没见,顾少脾气见长啊,我……" 黑狗一句话没说完,忽然感觉,自己身体腾空飞了起来! 紧接着,他的后背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砰的一声撞到了墙角跟的垃圾桶,一身花里胡哨的衬衣,瞬间被各种污浊的垃圾弄脏。 "他妈的,居然敢打狗哥!" "找死!" 黑狗的跟班小弟,甚至都没看清楚,不知道黑狗怎么被打飞了出去。 不过愣神片刻,在回过神来后,纷纷摩拳擦掌,一窝蜂的朝顾云扑了过去。 这样毫无章程的杂乱拳法,顾云根本懒得看,无论冲来的是谁,都是一拳。 这几人冲来的方向都不同,可顾云每一拳,都能精准的打在他们面部。 随后,这几个小弟的身体,全都不受控制的腾飞起来,朝着黑狗那边飞了出去。 黑狗刚挣扎着踉踉跄跄爬起来,还没来得及站直,就看到眼前一黑。 尚处于懵逼状态,下一刻就被几个小弟接二连三砸倒在地,如同迭罗汉般。 被压在最下面的黑狗,发出了哭爹喊娘的哀嚎,差点没把胆水吐出来。 "我们再聊聊欠款的事情。" 顾云表情看不出喜怒,一步步朝着黑狗走了过去。 黑狗尽管不知道顾云怎么忽然变的能打了,但想到顾云以往的怂样,依旧嚣张叫骂道:"老子……" "啪!" 刚吐出两个字,顾云抬手一耳光直接打了过去。 黑狗脸颊上瞬间出现了清晰的五根手指印。 "你竟然……" "啪!" 又是一耳光,鼻血狂飙。 "他妈的……" "啪" 一颗门牙飞出。 "继续!" 顾云再次抬手,作势又要打下去。 "别……别打了!" 黑狗总算弄清形势,因为牙齿漏风,含糊不清道:"顾少,钱不用你还了,权当老弟孝敬你的。" "早这么说不就完事了吗?" 孙空拍了拍手,四下看了看,徐步向停车场走去。 …… "怎么还没来,会不会出事了?" 慕希芸坐在车里,纤纤玉手拍打着方向盘,略显忐忑。 她刚才正在气头上,再则顾云就算在云州顾家没有地位,至少是现如今顾家主的亲生儿子,想来那些催债的流氓不会太过分。 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始终不见顾云回来,她心里开始打鼓了。 慕希芸幽幽的叹了口气,决定出去看看。 正准备推开车门,却看见顾云一屁股坐进了副驾驶。 "希芸姐,那家伙对你出言不逊,我已经帮你出气了。"顾云如实说道。 听到顾云的话,慕希芸差点笑出声。 恐怕就算你姓顾,身为一个毫无地位的私生子,也没少低三下气才往后延迟了还款日期吧?还有能耐帮我出气? "卡里面有五十万,你去把钱还了。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慕希芸从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冷若冰霜的说道。 顾云摆摆手,把银行卡推了回去,"不用,经过我几耳光的教育,黑狗答应钱不用还了。" "是吗?既然如此,请你告诉我,以前半夜试图爬上我床,能被我一个女人打得抱头鼠窜的废物,现在为什么忽然超人附体了?" 慕希芸嘲弄的问道,既然顾云非要装,她就索性不留颜面戳破后者的牛皮。 "希芸姐,事实如此,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顾云无奈的摊摊手,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 难道说以前自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如今修道百年重生,王者归来? 顾云可不想被送进精神病院。 慕希芸嗤之以鼻的摇摇头,愈发笃定顾云在胡说,他这种废物也敢动手打架? 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罢了。


原文阅读 第二章:阴气过重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