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医赘婿第一章阅读社会都市

By 笔记

2019-07-07 14:12:42

浏览量14

已赞0

Image

神医赘婿第一章医仙附体

"王浩!人呢!赶紧打扫干净,等等要来客人了!"、 华贵的别墅内,丈母娘王彤插着腰大声吆喝,指挥着自己的女婿。 可那份口气,完全是在命令下人。 王浩已经习惯了,任劳任怨的开始干活。 "哑巴,把这些衣服也给本小姐洗了。"一大团衣服砸在王浩头上,带着淡淡的清香。 脚穿八厘米高跟鞋的小姨子任雪娇,居高临下,撇撇嘴,"你也就能干点这个了,要我是发现洗不干净,你可等着吧!" 岳母王彤的眼底闪过一丝怨恨,冷冷哼一声,"洗吧洗吧,也就比狗多了点用。" 要不是为了救自己闺女,答应那个臭老道让他俩领了结婚证,怎么会容忍这孙子在自己家白吃白喝? 趴在地上用抹布擦地的王浩,突然身体一震。 一股灼热的暖流从从丹田涌上,充盈着四肢百骸。 难道,就是今天? 八年的血脉封闭,终于要在今日结束了! 他跌跌撞撞走入卫生间,席地而坐,一身汗水如同瀑布一样涌出。 王浩大口喘气,为了不让自己喊出来,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嘶鸣。 过了良久,他才颤抖的瘫在地上。 那汗水乌黑,散发着一股恶臭,王浩的肌肤却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变得光滑紧实,甚至有淡淡一层光泽。 身体变得轻盈无比,四肢百骸仿佛充满了无尽的力量,甚至嗅觉,视觉,都比以前要灵敏! 仿佛脱胎换骨,换了个人! 真的没骗我。 八年前,贵为国际制药巨头公司的王浩父母一夜之间失踪,王浩沦为最大嫌疑人,王家败落。 商业对手,恶毒亲戚,将矛头对准王浩。他曾不堪负重想要自杀,可一神秘老者出现,"得我绝学,不但可以自保,更能找到一切的真相!" 随后,他为王浩重塑筋骨,灌顶传功。代价是王浩再也无法开口,而且,他还要王浩忍受常人所不能忍。 然后他就稀里糊涂的来到海城,任盈盈身患重病,老头说王浩和她八字相合,只有结婚冲喜才能活下去。 岳母王彤急病乱投医,同意了往后入赘。果然,任盈盈病情好转痊愈,可,王浩的地位也每况愈下,最后沦落成任家最低等的人。 任盈盈始终觉得他是个神棍骗子,自己病好全靠医院治疗。所以别说是行驶丈夫的权利,她连碰一下任盈盈的床都会被骂。 窝囊废,哑巴,废物。这几个词如影随形。 想到这几年来,岳母和小姨子的及近羞辱,几乎是把他当做了任家的一条狗使唤。 王浩心中此起彼伏,老头绝学不仅改变了他的身体,更绝的是,配合他这副体魄的一身诡秘医术! 按捺住内心的狂喜,王浩盘膝而坐,四肢百骸空前的轻松,他明白,自己即将冲破桎梏,人生将会闪亮逆袭。 突然,门猛地被人拉开。 "啊!你个窝囊废在这儿干啥?偷懒?" 任雪娇立刻柳眉倒竖,指着鼻子开始骂。 她厌恶的扇了扇鼻子下,那股臭味熏的她只想吐。 王浩眉毛微皱,眼下正是冲关的关键时刻,万一造次恐怕就会走火入魔! 脾气暴躁的任雪娇看他竟敢无视自己,一把打开灯。 刹那间,她看到了一丝不挂的姐夫盘膝在地。 古铜色的皮肤隐有奇光乍现,肌肉性感饱满。不喑人事的她心脏普通乱跳,第一次有了一种膜拜偶像心潮澎湃的感觉。 她愣在原地,王浩也在最后一瞬,完成了第一层的筑基。 "啊……" 片刻过后,王浩身上的铜光陡然消失,他的身体有如蛋壳从内到外被戳破的脆响,再次睁眼,他双眸深远像是无尽宇宙,干咳一声:"终于……成功了。" 声线喑哑陌生,毕竟八年闭口禅,他经历的是青春期最漫长的一环,王浩的声音饱满富有磁性,带有一种岁月的沧桑跟神秘。 "你你你,装什么神棍?你怎么会说话了?" 王浩走上前,任雪娇打了个哆嗦。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在王浩面前,自己好像蝼蚁。 看着生龙活虎的任雪娇,王浩皱了皱眉眉头,"你还是先去躺会儿吧,再暴躁小心肚子疼受苦。" "关你什么事?你赶紧说,怎么突然会说话了,是不是一直在骗我姐?" 任雪娇瞪着眼,狠狠盯着王浩。 "这几个月你经常浑身发冷,身体疲惫无力。还要穿这种露脐装,再这样,一会儿真的会肚子疼的。" 任雪娇一愣,这些正是她身体的症状。 "你怎么知道?" "我师父以前教过我点医术。" "一个老神棍,一个小废物,还会医术?我看你是装哑巴七八年,现在想装神棍骗人了吧!" 好像听到了巨大的笑话,任雪娇插着腰狂笑,精致的小赌肚脐眼暴露出来。 任盈盈冷着脸直接上楼,王浩无奈的走向自己在楼梯间下的小房间。 刚从卫生间出来,好似尖刀戳刺,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小肚子传来。 任雪娇一脸不可置信。 难道王浩真的会医术?这怎么可能?她从小修习医术,姐姐任盈盈又是正统继承人,都没看出来过她有问题。 疼痛来的太快太剧烈,任雪娇疼的脸色苍白。 明明还没到该来大姨妈的日子,难道,被那个废物姐夫说中了? 对于废物王浩,她根本不信任,但刚才发生的一切,和他莫名其妙的预言,都成了现实。 她本不想找他,但实在是忍不住了。 砰砰砰-- 王浩打开门,门外是脸色惨白的任雪娇。 "你能帮我治好?" 虽然声音微弱,但语气依旧盛气凌人。 王浩叹了口气,果然自己还是功力太浅,连个小丫头都震慑不住。 任雪娇想到刚才自己竟然被王浩震的有点怂,更加变本加厉,她突然冷笑一声,"你现在是不是想说,要治病必须脱光衣服?" 王浩一愣,自己为任家当牛做马这些年,任雪娇竟然这么看自己? 其实,治任雪娇的宫寒,他只需要隔空运气就可以了。


原文阅读 第二章欺上瞒下是不可能的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