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马上开始

失业后意外得罪美女富豪却成为其下属,从此过上升天的...

TA的其它主题
1576646103926_2093586376.jpg

“苏清涵,想好了没?只要你今晚陪我去见那个客户,你这瘫子老公医药费,我包了!”
在苏清涵家的过道里,穿着一身西服,一表人才的何超群,眼神中充满猥琐的望着眼前穿着OL套裙的苏清涵。
“而且我可以保证你在工作上,能够更上一层楼。”
苏清涵是中天集团一个部门的小组长,而何超群则是中天集团总经理何万山的儿子。
这个大客户,何超群软磨硬泡大半个月都没拿下来,所以他打算让苏清涵试试。
苏清涵可是公司公认的大美女,只要她愿意,根本不可能男人抵挡得住她的魅力。
“何大少,现在太晚了,要不明天工作时间,我再陪你去吧!”
苏清涵裹着丸子头,立体的五官,宛如上帝精心雕刻的杰作,看起来是那么完美。
只不过此时她那精致的脸蛋上,闪过一丝为难和无奈。
“苏清涵,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装?我为什么这个时候让你去见客户,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这个客户,对我们公司很重要,只要你能摆平,你不仅有钱给那废物治病,而且还有光明的前途!”
“只要你愿意,哪怕成为那公司的老板娘,都有可能!”
何超群说话声音很大,“你那废物老公,都瘫痪一年啦!除了大把大把的钱花出去,治好了吗?”
“何大少,你能小声点吗?胡杨就在里面呢!”
苏清涵无奈的提醒着。
“我为什么要小声?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还要顾及一个残废的情绪?”
何超群声音越说越大,“清涵,我不逼你,你自己做决定吧,要么陪我去搞定客户,要么拒绝我,被公司开除,眼睁睁看着这残废没有医药费被活活拖死。”
听到何超群的话,苏清涵贝齿紧咬红唇,双手也一个劲攥紧衣角。
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烁着委屈的泪光。
现在的她,真的很无助……
“你想好了吗?想好了就赶快给我答案!”
何超群咄咄逼人的催促道。
“我……何大少,你……你可要说话算话……”
说话时,苏清涵脑袋埋的很深,贝齿紧咬嘴唇。
听到苏清涵的回答,何超群别提有多兴奋,“你放心吧,我这人,是最讲信用的,明天我就支付你老公的医药费,还会给你升职加薪。”
说完这些,何超群便迫不及待的搓动双手,催促道:“你先去准备一下,我们就出发吧!”
“何大少,不……不是见客户吗?有什么好准备的?”
“既然是陪客户,今晚肯定是不回来了,你看要带不带化妆包,如果你不带的话,那就多带几条丝袜吧,外面风有点大,我怕你冷。”
何超群说话时,很直接的将目光集中在苏清涵那被丝袜包裹的腿上。
听到这些话,苏清涵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出于自保,双手也环抱胸前。
此刻的她,心里涌出一股浓浓的羞辱感。
她觉得这一切是那么恶心!
此刻的她,是多么想狠狠扇何超群一耳光,痛骂一句臭流氓!
可尚存的理智却时刻提醒着她,千万不能冲动。
她的老公还瘫痪在床,需要一大笔钱保证后期治疗。
虽说这老公是个废物,但在法律意义上,他们却是夫妻。
她不可能坐视不管。
面对这过分的要求,她没得选!
即使心里再绝望,她也要答应,因为这是唯一的办法……
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苏清涵的妈妈赵海燕敷着面膜,出现在他们面前。
“哎呀,何大少来啦,快去客厅里坐啊!我这就给你泡茶!”
赵海燕很热情的说着。
她对何超群别提有多满意。
在她眼中,何超群是最适合自己闺女的。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给闺女物色男朋友,毕竟她也不可能让胡杨这个残废耽误苏清涵一辈子。
“阿姨,我刚到,这次是特意给苏清涵一个升职加薪机会的,我们马上就要出去见客户。”
何超群很客气的说道:“阿姨,你早点休息,到时候我会把苏清涵安全送回来的。”
在何超群说话时,苏清涵忍不住向赵海燕投来求救的目光。
赵海燕并没理会苏清涵,反倒很兴奋的说道:“何大少,瞧你这话说的,清涵和你在一起,阿姨放心。”
说完这话的赵海燕,直接把苏清涵拉到一旁,塞给她一千块钱。
“妈,你这是干什么?”
“见完客户以后,今晚就别回来了,拿这钱去开个房,你主动一点,争取把何大少拿下。”
赵海燕一本正经的说着。
“妈,你说什么呢?我可是有老公的人!”
“你这孩子,胡杨都瘫痪一年了,他现在已经废了,难道你真要一辈子跟一个残废在一起?真要养这废物一辈子?”
“人家何大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还不是因为人家喜欢你,妈妈是过来人,相信妈妈的眼光,何大少很适合你!”
苏清涵很无语的长叹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她,直接推开胡杨房间的门。
胡杨的房间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和几把椅子。
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的胡杨,此时双眼通红,热泪盈眶。
何超群,赵海燕与苏清涵在外面的对话,他全都听见了。
他没想到,以前一直都在抱怨和挖苦自己的苏清涵,居然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
瘫子这个称呼,已经伴随他一年。
而废物这两个字,则伴随他整整八年!
时至今日,胡杨脑海里依旧清晰记得,八年前他们满门被杀的残忍画面。
为了活命,他与爷爷,爸妈都分开了。
而为了胡杨不被仇人发现,他体内特殊的经脉,被封印八年。
自从经脉被封,被胡家誉为天才的胡杨,变成了普通人。
准确来说,比普通人还不如。
刚开始,他生活还能自理,但体弱多病,需要经常吃药。
随着八年期限越来越近,经脉被封的副作用越来越大。
由于他需要钱买药治病,在三年前,机缘巧合下,入赘到苏家,而苏清涵的爸爸苏世荣则是胡杨的主治医生。
入赘的前两年,胡杨身体虽然差一点,但也抢着做家务,买菜做饭洗碗拖地……
可最后一年,由于封印的副作用,使得他直接瘫痪。
而今天,正是八年期限的最后一天。
解除封印后,他依旧是胡家百年一遇的天才!
这八年来,他受够了各种冷眼相对。
他不想再听到别人叫他残废和废物!
他要像个男人一样,保护自己老婆苏清涵!
他要像个战士一样,为胡家报仇雪恨!
苏清涵以为胡杨已经睡着,轻手轻脚的来到衣柜前,满脸无奈的翻找着丝袜。
“你……真的要去吗?”
胡杨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的苏清涵,全身一颤,猛然回头,正好与热泪盈眶的胡杨对视。
“你都听到了?”
“恩!”
“听我的,不要去,好吗?那个何超群,没安好心。”
胡杨关心的说道。
“你以为我想去吗?我要是有的选?如果我不去的话,你的医药费从哪来?”
“我……”
其实胡杨很想把自己恢复正常的事情告诉给苏清涵。
可他刚说一个字,便被一道很气愤的声音所打断,“你这残废,给我闭嘴!”
赵海燕从外面风风火火冲进来,“我真没看出来,你不仅废,而且还这么自私。”
“你知不知道我们家清涵为了给你赚医药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背地里说她克夫……”
“妈,你别说了!”
苏清涵大声喊道。
“我为什么不说?”
赵海燕将手中敷过的面膜砸在胡杨脸上,“清涵为你付出了这么多,而你这个废物,给过她什么?就你这瘫痪的样子,能给她什么?”
“她现在遇到合适的人,你有什么资格站出来阻拦?”
“你是怕清涵和别人在一起后,没人养你这个瘫子了吗?”
就在赵海燕大声质问时,站在门口的何超群轻轻敲了敲门。
他那得意洋洋的神色,高高在上的气质,对胡杨而言,简直就是挑衅。
他抬手看了看那块劳力士手表,微微皱眉。
“清涵,可以走了吗?客户还等着呢!”
何超群说话时,故意望向胡杨,而且还把客户两个字,说的很用力。
“我……”
苏清涵正在犹豫时,赵海燕便把她往外推,一边推一边说道:“快去吧快去吧,把握当下。”
当苏清涵走到何超群面前时,他嘴角上扬,伸手指着床上的胡杨,“你要是想和我们一起去,也不是不行嘛!”
“哎呀呀!”
说到这里,何超群用力拍了拍脑门,一副很懊恼的样子,“瞧我这记性,我差点忘了,你是个哪也去不了的残废!”
说完这话,何超群拿出一支雪茄叼在嘴上,得意洋洋的走出房间。
“清涵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何大少会照顾好他的!”
赵海燕一脸嫌弃的看了胡杨一眼后,便摔门而出。
原本躺在床上的胡杨,掀开被子,缓缓坐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自言自语:“清涵是我老婆,她的事,我怎么可能不操心?”
“带几条丝袜过去,也不怕捂死人!”
何超群带着苏清涵来到欢畅KTV最豪华的包房。
在包房里,古国新和助理已经先到了。
原本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古国新,看到苏清涵以后,双眼放光,脸上难掩满意和欣喜。
“古老板,实在不好意思,路上堵车,让你们久等了。”
何超群满脸歉意的说着。
古国新很大度的摆摆手,“没事没事,我们也刚到,这位就是苏清涵吧,来来来,坐我这里来!”
古国新双眼眯成两条细缝,说话时,还抬手拍了拍他身旁的座位,显得是那么迫不及待。
苏清涵没想到古国新会这么直接,尤其是看到古国新那不怀好意的坏笑,她显得很犹豫也很无奈。
她知道古国新想占自己便宜,她想拒绝,却又不敢。
因为她只有这么做,才能赚到替胡杨治病的医药费。
没有人能保护她,她只能靠自己!
苏清涵一咬牙,打算豁出去了。
还没走几步,那紧闭的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个人风风火火冲了进来。
胡杨!!!
苏清涵看清楚以后,整个人有种做梦的感觉。
他不是瘫痪了吗?怎么突然就好啦?
不仅苏清涵感到惊讶,就连何超群也很意外。
“这位是?”
古国新皱眉询问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苏清涵的老公。”
直到这时,苏清涵才回过神来,压低声音开口道:“胡杨,你到这来干什么?”
“我是来保护你的。”
胡杨理直气壮的说着。
封印解除的他,总算有能力保护自己老婆了。
听到这话的苏清涵,感到很别扭,哪怕胡杨站在她面前,但在她潜意识中,胡杨也只是一个什么也做不了的残废。
“你别瞎胡闹,我在陪客户,用不着你保护。”
苏清涵准备让胡杨先回去,可还没来得及说话,胡杨的声音便先响了起来,“清涵,我知道这一年多来,你为了给我治病,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
“但我现在病好了,我要保护你,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欺负你!”
说完这些后,胡杨将目光集中在古国新身上,冷漠道:“就是你,让我老婆多穿几双丝袜的?”
胡杨脸上的冰冷不似作假,那目光更是让人莫名寒颤。
“你要干什么?”古国新皱着眉头,像他这种场面人,很久没遇到这种情况了。
“呵!”
胡杨冷笑一声,缓缓向古国新走去。
“胡杨,你别做傻事!”苏清涵满脸焦急的提醒道。
“清涵,别担心我,一点小事而已,你就站在那里看好戏吧!”
胡杨面带微笑,柔情的说着,“我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说完这话的胡杨,加快步伐,气势汹汹的冲向古国新。
现在的他,封印的确被解除了,但卧床一年,身体机能以及协调性,还没完全恢复。
他快走到古国新面前时,双脚绊了一下,整个人失去平衡,踉跄好几步后,还是没稳住,直接滑跪在古国新面前。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全都一脸懵逼。
这种操作,真是令人窒息啊!
下一秒,全场哄笑,大家笑的前俯后仰。
在他们眼中,胡杨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狠人我见过不少,但是对自己这么狠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我也是长见识了,他之前说那些话,我还以为他想对古老板动手呢!没想到是下跪啊!”
之前对胡杨的出现很意外的何超群,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笑的时候,还忍不住多看苏清涵几眼,“清涵,真的我都替你难过,你这残废老公,虽然能站起来了,但还是一样的废啊!”
“说真的,就他现在这怂样,还不如让他瘫着呢!”
苏清涵面色铁青,看向胡杨的目光中充满失望,一个劲摇头。
刚开始看到胡杨进来,又听到胡杨说的那些话,她心里,的确有些感动,甚至还有些小期待。
可是结果呢?
的确也很让她刮目相看,她没想到胡杨居然如此懦弱。
果然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苏清涵准备上前把胡杨赶出去,可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了看来电提醒,是母亲赵海燕打来的。
无比郁闷的苏清涵,很不爽的接通电话。
听到电话对面赵海燕说的话以后,苏清涵脸色骤变,显得格外担忧和焦急。
“妈,你别担心,我马上过来想办法!”
就在苏清涵打电话时,跪在地上的胡杨站了起来。
本来准备大显身手,一改自己在她心中形象的胡杨,谁想到会这样?
胡杨伸手指着古国新,“很好笑吗?再笑一下,我保证撕烂你的嘴!”
就这王八蛋,居然让自己老婆带好几条丝袜过来见他。
他想干什么,傻子都知道!
“你说什么?”古国新沉着脸,剑眉倒竖,恶狠狠的问道。
一个给自己下跪的怂货,居然敢当着所有人的面威胁自己。
“老子说要撕烂你的……”
胡杨已经准备动手,然而话还没说完,苏清涵便来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什么也别说了,跟我走!”
“清涵,之前真是意外,我真能保护你……”
“谁让你保护我了?跟我走!立刻马上!”
用尖锐刺耳声音说出这番话的苏清涵,不等胡杨做出任何回答,直接拉拽着他往外走。
苏清涵往外走的时候,回头满是歉意的望着古国新,“古老板,我老公惹您生气,真的很抱歉,今天我们有急事,改天我会亲自来向您道歉的。”
说完以后,苏清涵没等古国新回答,又看向何超群,“何大少,实在抱歉,家里出了点事情,我要先走一步。”
“清涵,这件事情没有处理完之前,你不能走!”
何超群大声喊着。
可此刻的苏清涵,就像什么也听不进去似的,依旧往外冲去。
“你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面对这样的威胁,苏清涵仍然没有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包房。
偌大的包房,只剩下古老板他们和何超群。
何超群也能感受到气氛的压抑,他心里很清楚,如果继续留在这里,估计会变成出气筒。
“古老板,你先消消气,我去把他们俩找回来,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不等古国新开口说话,便灰头土脸的溜了出去。
事到如今,生意的事情早已抛掷脑后,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最主要的。
他哪里会想到,这十拿九稳的事情,居然被胡杨这个残废给搅黄了。
早已冲出包房的胡杨和苏清涵,坐在苏清涵那辆红色马自达车上。
“清涵,其实你真没必要帮我,这点小事,我真能摆平。”
坐在副驾的胡杨,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说着。
“谁要帮你了?我爸出事了,我才懒得管你死活。”
“爸出什么事啦?他不是在医院值夜班吗?”
胡杨坐直身子,大声问道。
“没你什么事,你赶快下车,打车回家老实待着。”
苏清涵启动车子,冷冰冰的说着。
“清涵,爸出事了,我怎么能回去呢?你带我一起去吧,说不定我能帮得上什么忙。”
胡杨很认真的回答。
毕竟他现在封印解除了,以前所掌握的一切,都能施展,无论是任何事情,他都有信心解决!
你?帮忙!
苏清涵身体剧烈起伏着,抬手用力拍打方向盘,将心中积压已久的郁闷全都发泄出来。
“你闹够了没?之前在包房,你还觉得不够丢人吗?还要继续去医院添堵添乱?你就不能老实待着吗?都瘫痪这么久了,你能做什么?”
苏清涵说话声音很大,也很直接。
在她看来,若不是因为胡杨,也不可能得罪何超群和古国新。
她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你到底下不下车?”
苏清涵大声质问道。
就在胡杨还没开口时,苏清涵的手机再次响起。
“是我妈打来的,你别说话。”
苏清涵手机连着车上的蓝牙,她提醒一句后,便接通电话。
“妈,我马上就到。”
“清涵,你别急着赶过来,你先听妈说,你跟何大少在一起吧?”
“是……是的!”
“你让何大少想想办法吧,何大少人脉广,资源多,肯定有办法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不管何大少提出什么要求,你都答应他,他不就想得到你吗?为了你爸,更为了你自己的幸福,难道你还不愿意把自己给他?”
电话对面的赵海燕见苏清涵许久没开口,又忍不住说道:“你该不会还想着胡杨那废物吧……”
“妈,你别说了,我知道怎么做了,待会儿医院见。”
苏清涵挂掉电话后,看也没看坐在副驾的胡杨,深吸一口气后,拨打何超群电话。
“你真要打给他?”
“不然呢?你有人脉吗?你有资源吗?你能解决这件事吗?”
“我能!”面对苏清涵一系列的询问,胡杨很坚定,很有信心的回答道。
“呵……”
苏清涵用轻蔑的笑声,讽刺着胡杨那坚定而自信的回答。
在她看来,胡杨完全就是不自量力。
就连她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他这个在床上瘫了一年的废物拿什么解决?
就在这时,电话接通。
苏清涵一改之前的冷漠,声音变得格外客气,“何大少,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你说呢?那废物到底想干什么?他一闹,把我几千万的合同全搞砸啦!这损失谁来赔?”
“还有那废物居然打伤古老板,你别替他求情,这事我帮不了!”
“清涵,真的不用求他,这事我自己就能摆平!”
苏清涵还在思考该如何开口时,胡杨信心满满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给我闭嘴!”
苏清涵气的伸手指着胡杨鼻子,眼睛瞪得滚圆,满是威胁。
“何大少,这件事情是我的错,你放心,古老板那边,我会亲自登门道歉,而且对公司所造成的损失,我也会尽最大努力进行赔偿。”
“还望何大少消消气,其实我之前急着离开,并不是为了庇护胡杨,而是我家出了事。”
“我……想请何大少帮帮我们家……”
“出什么事了?”
电话对面的何超群,沉默几秒后,开口问道。
“我爸爸晚上值夜班,在ICU病房检查病人病情时,不小心将病人鼻孔中的氧气管碰落,导致病人因为缺氧,病情急剧恶化。”
“何大少在林城人脉很广,想必何大少肯定认识医学专家和教授,希望何大少能够帮帮我。”
“这样啊!医学专家和教授我倒是认识不少,无论是林城市医院院长,还是中医院名誉院长,都跟我是忘年交。”
“只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只要何大少愿意帮我们家度过难关,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苏清涵在说出这番话时,贝齿紧咬红唇,脸上写满纠结和犹豫。
她做出这个决定,显得格外委屈。
可除了这样,还有什么办法呢?
难道真要靠只会冲动和满足胡话的废物老公?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让你做什么都可以!”
“是的!”
苏清涵说出这两个字时,眼泪在眼眶不停打转。
“你在哪里?我们一起去医院,这件事我来处理就好。”
听到何超群的话,苏清涵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里踏实不少,“我在停车场。”
“我马上过来。”
挂掉电话后,苏清涵瘫靠在座椅上,明明只说了几句话,可她却感到异常疲惫。
可能……这就是心累吧!
“清涵……”
坐在副驾驶的胡杨刚开口,就被苏清涵抬手打断,“你别说话,让我安静一会儿行吗?我不想听你那不切实际的夸夸其谈,大家都是成年人,成熟一点,好吗?”
胡杨被苏清涵呛的说不出话,苦笑着耸耸肩。
看来自己以前的确让苏清涵寒心了,想要得到她的信任,还得慢慢来呀!
不到两分钟,何超群走了过来。
“哟,废物也在?”
何超群坐在后排,阴阳怪气的问道。
“我老丈人遇到麻烦,我去帮他,有问题?”
在胡杨看来,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你是去帮忙,还是去捣乱啊?你该不会以为你之前的所作所为真帮苏清涵大忙了吧?实话告诉你这傻逼,她被你坑惨了!”
胡杨本来还准备反驳,苏清涵直接指着车外,“既然何大少不想见到你,你立刻马上滚下去,回家老实待着。”
“我……你……”
“清涵,别赶他走啊,带着他一起去,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帮你爸!”
无可奈何的苏清涵,只能带着胡杨,朝市医院赶去。
当他们来到市医院时,在门口等候已久的赵海燕,直接迎了上来。
主动为何超群开车门,“何大少,你可算来了,我们家老苏闯祸了,这事还真只有你能帮忙……”
“真是不好意思,耽误你和清涵的宝贵时间啦!”
此时的赵海燕,在何超群面前,又是弯腰又是低头,别提有多客气。
“阿姨,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女婿可夸下海口了,这事他能摆平!”
何超群似笑非笑的开口。
女婿?!
赵海燕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就在她愣神时,胡杨从副驾驶走下来,“妈……”
胡杨!!!
赵海燕看到眼前的胡杨后,有种阴魂不散的感觉。
他不是瘫子吗?
怎么跑这来了?
“清涵,这是怎么回事?胡杨他怎么……”
“妈,这事说来话长,他病突然好了,非得跟着过来,说能帮爸处理这件事。”
“咱们别理他,先进去看看情况吧!”
苏清涵又担忧又无奈的解释着。
说完以后,她便大步往里面冲去。
“清涵,别过去了,没用的,我试过很多次了,人家根本就不让进。”
赵海燕一边跟在苏清涵身后,一边说着。
“对不起,现在是特殊时期,谁也不能进去。”
有两个保安,挡在苏清涵面前,冷冰冰的说着。
“我们是苏医生的家属,让我们进去吧!”
胡杨走到苏清涵面前,开口道。
“我管你们是谁的家属,说不能进,就是不能进!老实在这里待着!”
保安很无情的警告胡杨。
苏清涵和赵海燕都很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苏清涵,更是一把将胡杨拉到身后,“你就是这样帮我爸的?你能老实待在身后吗?别以为自己什么都行,这个社会,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何大少,你帮我们想想办法吧,我可听说那个病人是个大人物,万一他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家老苏……”
说到这里,赵海燕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滑过脸颊。
“阿姨,放心吧,我跟这废物可不一样,既然我答应要帮清涵,我肯定会说到做到。”
何超群说话时,双手背在身后,是那么从容淡定,一副见过大场面的模样。
“何大少,那就拜托你了,我们家清涵能够遇到你,真是她的福气!”
赵海燕一个劲点头,满是感激的说着。
何超群并没回答赵海燕,而是双眼直视前方,抬起手来如同见到老朋友一样挥手,“吴院长,吴院长……”
在保安身后的过道上,有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他们正在紧急商量和讨论治疗方案。
站在最前面那个头发花白,戴着金属框眼镜的医生,听到这声音后,抬头望去。
他正是林城市医院的院长吴承军。
原本愁眉苦脸的他,看到何超群后,愁眉舒展开来,脸上也挤出一丝笑容,大步走了过来。
“何大少,你怎么在这里?”
吴承军与何家是老相识,他知道何家的实力,所以对何超群还是挺客气的。
“这不是想让吴院长出手帮忙吗?”
说到这里,何超群看了看眼前这两个保安,“吴院长,你看能让我进来说话吗?”
“当然可以,快进来快进来!”
吴承军示意保安让开,何超群往里面走时,苏清涵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一旁的赵海燕则理所当然的往里面走着。
“这位是……”
吴承军很好奇的问道。
“何大少是我的准女婿,我是他准丈母娘,我可以进来吗?”
赵海燕说话声音很大,而且语气满是自豪。
说实话,何超群和苏清涵都没想过赵海燕会这么说。
至于胡杨,更没料到。
而且对他而言,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明明自己才是她女婿,可她却当着自己的面,说她是人家的丈母娘!
这压根就没把胡杨放在眼里啊!
苏清涵表情很复杂,不过她却没做任何解释,跟着走了进去,毕竟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处理父亲的事情。
何超群看向胡杨的眼神,就如同在看手下败将一样,满是戏谑与蔑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胡杨居然也跟着走了进来。
“你居然还有脸进来?我要是你,受了这种气,早就走了,哪会像你这么窝囊!男人活的就是面子!”
何超群走到胡杨面前,故意说道。
胡杨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何超群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他说话时,表情别提有多浮夸,“你瞧瞧,我又差点忘了,你是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
“对你而言,只要能吃饭,多窝囊都无所谓,毕竟吃饭比面子更重要,我说的没错吧?”
胡杨面无表情的望着何超群,“呵呵……你想多了,我留着这里,只是想帮我老丈人而已!”
“要是我走了,就没人能帮我老丈人了!”
“我敢保证,除我以外,没人能治好那个病人!”
“你说什么?”
何超群满脸错愕,难以置信的反问起来。

1549953605550_1624676738.gif

来自群组: 男频小说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

© 2019 润看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0号

粤-非经营

互联网药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58362200 公司名称:润看网 客服QQ:325173003(9:00-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