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林强,你在做什么!”听到老婆的质问,他很茫然

TA的其它主题
1576127732553_970325572.jpg

“秦飞,过来给罗少倒茶。”
“好嘞,来了。”
听到丈母娘苗瑛的吩咐,秦飞屁颠屁颠地从厨房小跑到了客厅。
系着围裙,满头大汗的他,一手拎起茶几上的紫砂壶,一手拿起一只小茶盅。
“秦飞,你懂不懂礼貌呀?”
快要五十岁,面容黄瘦的苗瑛,看到秦飞手背上留有葱花,出声教训道:“给贵客倒茶前,不知道先把手洗干净?”
“哦哦,我现在就去洗。”
秦飞连忙跑回厨房。
“苗阿姨,不碍事的,我自己来吧。”
穿着一套修身的白色西装,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罗青彦,站了起来。
说话的同时,他用左脚轻轻挪了挪旁边的垃圾桶的位置。
“不用,不用,您是贵客,怎么能让您自己给自己倒茶呢?”苗瑛连连摆手,示意罗青彦坐下。
重新坐下,罗青彦微笑说道:“苗阿姨,您应该请个保姆,这样您的女婿就不用忙里忙外了。”
“罗少,您可别心疼他,他呀,也就这点能耐了。”
苗瑛往厨房那边瞥了一眼,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小声说道:“他这里不太好使,不能出去赚钱养家,只能成天待在家里,跟个废物差不多。”
“哦?”
罗青彦一副很讶异的样子,看了看再次来到客厅的秦飞。
“罗少,请喝……”
秦飞端着小茶盅,半躬着身子走向罗青彦。
刚走到罗青彦面前,他不小心踢到了垃圾桶,一个趔趄,小茶盅里的茶水泼了人家一身。
“对不起,对不起,罗少,我给您擦擦!”
秦飞慌忙道歉,伸手从茶几上的抽纸盒里抽出几张纸巾。
“真是个不中用的废物,倒杯茶都倒不好!”
苗瑛很是恼火,起身来到罗青彦身边,一把将秦飞推开,怒喝道:“别在这里添乱了,去厨房继续烧菜吧!”
“哦。”
秦飞唯唯诺诺地走开,心里责怪自己太不小心,同时也很纳闷儿,他记得那只垃圾桶之前并不在茶几的拐角处。
他没想太多,觉得自己可能记错了,毕竟自己的记性奇差无比。
回到厨房,继续烧菜。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烧的菜很好吃,全家人都喜欢,这可能是他唯一值得骄傲的地方。
以前的很多事情,他都记不清楚,比如自己为什么会入赘到这里,自己入赘之前是干什么的,家在哪里,父母是谁……
而且,他时不时会犯头疼病,那疼起来真是要人命呀!
“真抱歉啊罗少,他的脑子真有问题,一直做事毛手毛脚的。”
苗瑛用纸巾擦拭罗青彦西服上的茶渍,郁闷叹息道:“当年真不该听那个江湖骗子的话,让他进了这个家门。”
“当年的事情我也听说过。”
罗青彦貌似很大度,不介意身上被泼了茶水,仍旧微笑如风,点头接话:“小瑜已经二十七岁了,她不能继续被耽误下去,应该有个更好的归宿。”
“是啊!”
苗瑛沉吟起来。
谁都能看出,秦飞根本配不上她的女儿,有身份有学识有背景的罗青彦才是真正的金龟婿。
罗青彦今天忽然到来是为了什么,她自然心里有数,如今的罗家比起五年前要强了十倍不止。
恰好,自家的公司最近存在严重的财务危机,急需一笔资金投入进去。
如果小瑜能跟罗青彦结婚,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小瑜比较善良,不愿意将秦飞赶走,那么只能让秦飞主动提出离婚了。
……
由于人不多,不需要炒太多菜,所以午餐很快就被秦飞摆在了餐厅的餐桌上。
以前家里若是来了贵客,而且是在家里用餐,秦飞是不会上桌的,今天却例外了。
丈母娘让他一起吃,他只能乖乖坐下。
“秦飞啊,你还记得当年你入赘咱们家的时候,有个五年之约吗?”
刚刚动筷,秦飞就听到了苗瑛的问话。
他很努力地想了想,最终摇头道:“不记得了,妈,有什么问题吗?”
苗瑛又问道:“你觉得小瑜怎么样?”
“很好呀!”
秦飞不假思索地回道:“她不仅长得漂亮,人也很善良很能干,就是太喜欢叹气,喜欢把事情压在心里。”
“你觉得罗少怎么样?”
“也很好呀!”
秦飞看了看罗青彦,心想自己如果不是总犯头疼病,也许能跟他一样,成为一个很体面的男人。
“你觉得如果小瑜跟罗少在一起,会不会过得比现在好?”
听了苗瑛的这四个问题,罗青彦不由得心生佩服,暗道这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不简单。
特别是她接连问出的三个“你觉得”,真可谓是杀人诛心!
“我昨天听希音妹妹说过那个五年之约,我也知道大家都不喜欢我。”
秦飞放下筷子,怔怔地说道:“我很差劲,没有赚钱的本事,还总是忘事儿,根本配不上小瑜,不管有没有那个五年之约,只要小瑜能过得更开心,我都会离开。”
听了他的这番话,罗青彦的一边唇角微微翘了翘。
“秦飞啊,其实你并不算太差劲,只是小瑜太优秀,她配得上更好的生活。”
此时的苗瑛,心情却变得复杂了很多。
仪表堂堂的罗青彦跟着说道:“你刚才说她总是叹气,喜欢把事情压在心里,说明你也能看出来,她一直过得不开心。她太善良了,不忍心伤害你,你应该主动为她着想。”
“我明白。”
秦飞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午饭过后,罗青彦声称下午有事要忙,晚上再来参加生日派对。
秦飞跟着苗瑛一起送到了自家的别墅院外。
拉开车门的时候,罗青彦拍了拍秦飞的肩膀,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道:“千万别把女人的同情当成是了爱,耽误人家的青春就是犯罪,既然明白自己是个废物,趁早有多远滚多远。”
说完这句话,罗青彦向着院门口的苗瑛挥了挥手,然后坐进自己的奔驰车里。
车子已经开走,秦飞却在原地愣了许久。
之前斯斯文文,彬彬有礼的罗青彦,转眼间就恶语伤人,实在让他想不通。
是啊,人家也没说错,我就是个废物,我早该滚蛋了,我不该继续耽误小瑜……
秦飞苦笑一声,心情沉重地走进自家别墅。
把厨房、餐厅、餐厅都收拾干净后,他回到了二楼的卧室内,站在小阳台上,默默看着玻璃缸里的一只乌龟。
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他都会来这里看它,感觉它就像是自己多年的交心老友。
他记得,自己入赘到这里不久,这只乌龟忽然出现在这个小阳台上,然后被他的老婆放进了这个玻璃缸中,一直养到了今天。
本来这件事情,他也忘记过,只是他老婆偶尔会提醒他,所以他才能记住。
它看起来很苍老,龟壳皱巴巴的,脑袋和脖子上的龟皮异常松弛,眼帘始终耷拉着,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老伙计,我要走了,不知道你以后会不会想我,或者你也一直觉得我是个废物,早就想让我滚蛋了。”
秦飞叹息,将手伸进玻璃缸内,去抚摸那只乌龟的龟壳。
“你个老不死的,你终于要把老子也给熬死了。”
忽然,秦飞听到了一道奇怪的声音,还没弄清这句话是谁说的,自己伸进玻璃缸内的右手的食指就被那只乌龟给咬住了。
嘶……
被咬的手指传来钻心的痛,秦飞龇牙咧嘴,使劲甩手。
甩了七八下,那只乌龟终于松了口。
秦飞看着右手食指上的深深咬痕,忍不住破口大骂:“连你这乌龟也欺负我,小心我走之前,先把你炖了熬汤喝!”
一句骂完,他忽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后直接昏迷过去。
玻璃缸里的那只乌龟,脑袋伸得老长,看着倒在小阳台地面上的秦飞,摇头晃脑了几下。
它很快又缩回了脑袋,闭上了眼睛。
大概一分钟后,它重新睁开双眼,眼中明显流露出了失望之色,口吐人言说道:“这个老不死的血,果然救不了老子。”
如果有人在这里,听到一只乌龟开口说人话,估计会吓个半死。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秦飞终于醒了过来。
“醒了?”
看到秦飞缓缓起身,玻璃缸里的乌龟又开口说话了。
“嗯,醒了。”
秦飞点了点头,又站到了玻璃缸跟前,相较于昏迷前,他的眼神变得明亮了很多,神色中透着从容和淡然。
他并没有因为那只乌龟能说人话而感到讶异,仿佛它本就该这样。
“老不死的,老子要死了。”
乌龟耷拉着眼皮子,无精打采地说道:“你活了一万年,老子跟了你一万年,老子见证了很多你的追随者死掉,如今终于要轮到老子了。”
“这就是你咬我一口,提前将我唤醒的原因?”
秦飞表面平静,心中则在暗叹,自己这次醒来,还是懵懵懂懂,迷迷糊糊。
自己为什么能活这么久,为什么每隔百年就会彻底失忆一回?
“也不算提前,你这回的五年失忆,再过半个月就要结束了。”
同样活了万年之久的老乌龟解释道:“老子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油尽灯枯,不知道能不能再等半个月,恰好你刚才过来摸老子,老子就咬了你一口。”
“别以为我猜不到,你是想喝我的血,试试能不能给自己续命。”
秦飞瞥了它一眼,那表情仿佛是在说我已看穿一切。
“好吧,老子承认是有这个想法。”
反正自己都要死了,老乌龟觉得没必要隐瞒什么,有些担心地问道:“老子死后,你不会真的把老子给炖了熬汤吧?”
“你想喝我的血,我还不能吃你的肉?”
“罢了,罢了,反正那都是死后的事情了,你想吃就吃吧,就当是万年前你救我的回报。”
老乌龟又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它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秦飞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一个心地很善良的孩子。
它被一条蛇缠住,眼看着就要被活活勒死的时候,他出现了,用一根树枝打跑了那条蛇。
从那时开始,它就一直跟着他,被他养着,哪怕他失忆了,忘记了它,它也不离不弃。
它不清楚为什么,可能是跟了他太多年,总是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它竟然渐渐通了灵智,学会了说人话。
它早就确信,秦飞不是个普通人,不仅仅因为秦飞活过了万年。
“当年就算你没有遇到危险,撑死了也就几百年寿命,到如今你活了万年以上,该知足了。”
“切!能活着,有谁想死呢?”
老乌龟很人性地翻了翻白眼,张口吐出了一枚银色指环。
秦飞从玻璃缸中拿出银色指环,戴在了左手的食指上。
这枚指环是什么来历,秦飞同样不清楚,估计是第一次失忆前就在自己身上,必然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
第一次失忆很关键,让他忘掉了自己的身世,之后的每次失忆过后,他都能找回失忆前的记忆。
“老子真的要死咯,不能继续陪你了,想想真有点舍不得呢。”
老乌龟说着,闭上了双眼,很快没了生息。
“唉!”
秦飞苦叹一声,平实无奇的脸上露出了些许伤感。
万年以来,确实有很多追随过他的人死掉,他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死离别,多数情况下不会有情绪波动。
然而,这只老乌龟毕竟陪他走过万年岁月,他和它的感情很深厚。
回头看了看卧室内的一只钟表,秦飞抱着玻璃缸下了楼,走出别墅,走出了这片高档小区。
离开时是下午四点,回来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半。
家里很热闹,来了不少客人,别墅周围停了不少小轿车。
今天是秦飞的老婆柳含瑜的生日,白天大家在工作,生日派对自然安排在了晚上。
“秦飞,你怎么又回来了?”
看到秦飞时,换上了一套紫色晚礼服的苗瑛,万分讶异。
下午她亲眼看到秦飞离开,当时还以为他会不告而别,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别墅一楼的大客厅内,原本十分热闹,此刻却安静很多,大家都在盯着秦飞,包括他的老婆柳含瑜。
“秦飞,你出去干什么了,怎么才回来?”
穿着一套红色长裙的柳含瑜走到了秦飞身边,小声埋怨道:“你不会是又犯了头疼病,把我今天过生日给忘了吧?”
“没忘。”还穿着短袖短裤的秦飞摇了摇头,“那只老乌龟死了,我去外面找个地方给它安葬,回来的路上,又去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礼物呢?”身材高挑,柳眉凤目的柳含瑜,看着两手空空的秦飞,“你也没什么钱,不用给我买礼物的。”
“礼物在送来的路上,估计一会儿就能到。”
“好了,好了,你先上楼洗个澡,再换套衣服吧。”
柳含瑜挥了挥手,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神态。
这五年来,她并不恼恨或厌恶秦飞,但也没有喜欢,更不可能有爱,对他只有同情。
每次看到秦飞头疼欲裂,她也会一阵阵的揪心,觉得他太惨了,不忍心责怪他的不中用。
秦飞很老实很勤快,烧的菜非常好吃,还能成为她拒绝别人的追求的挡箭牌,她觉得这样已经可以了。
上了楼,洗个澡,时间来到了晚上八点,换了一身整洁的白色休闲装,秦飞再次来到了一楼客厅。
这个时候,他的小姨子柳希音恰好回来,还带着一位个头不高,身形微胖的年轻男人。
跟姐姐柳含瑜比起来,柳希音的个头稍微矮了些,但身高也有一米七。
姐妹二人相差六岁,都是五官精致,不过她姐姐是瓜子脸,她则是圆脸,还带着点婴儿肥。
理着短碎发,头发染成了奶奶灰的柳希音,不像她姐姐那么内向矜持,十分外向活泼。
刚刚迈过客厅的大门,进入客厅中,她就与熟识的客人们热情打招呼。
绝大部分宾客都很年轻,是柳含瑜的同学、朋友或自家公司的下属,多数曾跟她见过面。
转了一圈,走到自己姐夫面前,柳希音那张粉嫩圆脸的笑容骤然消失,阴阳怪气地说道:“秦飞,别人在这里玩,你在这里杵着干什么,厨房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五年来,这个小姨子从不曾叫过秦飞一声姐夫,从来都是直呼其名,把他当成家里的佣人。
“对对对,希音,你不说我都忘了!”
丈母娘苗瑛接话说道:“秦飞,赶紧去厨房帮帮你爸,他一个人都忙半天了,你这家伙也不知道早点回来!”
秦飞没有不告而别,这让她很失望,不过想到这样能更快更容易办理离婚手续,她又觉得多等两天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用了,东西我都收拾好了。”
此时,系着一条围裙的柳百川,从厨房中走了出来。
他就是秦飞的老丈人,今年刚满五十岁,头发却已白了大半,身体一直不太好,自从柳含瑜结婚就退居幕后,很少过问自家公司的事情。
“来晚了,来晚了,实在抱歉!”
身形修长,仍旧穿着那套白色西服,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罗青彦进了客厅,边走边打招呼道:“柳叔叔好,苗阿姨好,希音妹妹好!”
“小瑜,祝你生日快乐!”
他很快走到了柳含瑜身边,双手送上一只礼品盒。
“老同学,谢谢了。”
柳含瑜客气致谢,刚要伸手去接下礼品盒,却被自己妹妹抢先一步。
“罗大少送的礼品肯定不普通,让咱们开开眼界!”
柳希音说着,迅速拆开了刚刚抢到手的礼品盒,从中拿出了一只很漂亮的发卡。
那发卡通体白金色,呈蝴蝶状,正中位置镶嵌着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蓝宝石,两边各有几颗闪闪发光的钻石。
“哇!”
客厅内很多女宾客发出惊呼声,脸上浮现出了艳羡与迷醉。
女人天生对这种漂亮且贵重的饰品没有抵抗力。
柳希音也是看得有些痴了,她一直生活优渥,对奢侈品有不少了解,能看出这只发卡价值不菲,少说也值个几十万。
回过神来,她扬着手中的发卡,冲秦飞晃了晃,大有深意地说道:“看到没,它才配得上我姐!”
“希音,这位是?”
柳百川担心二女儿说出更过分的话,从而引发了秦飞的头疼病,连忙转移话题,指向了那位微胖的年轻男人。
“叔叔好,我叫白岩,是希音的大学同学。”
年轻男人微笑回应一句,随后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了一只礼品盒,递到了柳含瑜的面前,说道:“含瑜姐,小弟的一点心意,祝你永远年轻,事事顺心。”
“谢谢。”
柳含瑜这次还是没能接下别人送给自己的礼品盒,又一次被自己妹妹抢了先。
柳希音再一次当众拆开了礼品盒,从中取出了小鱼模样的小玉器。
“咦?”
柳百川凝眸细看,忍不住发出讶异之声,开口道:“这是一件有些年头的古董吧,看它的色泽和包浆,品相很高呀!”
“柳叔叔好眼力!”
白岩称赞一声,解释道:“我家是做古董生意的,听希音说含瑜姐喜欢玉,我就从家里拿了这件小玉器,不成敬意。”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我姐喜欢玉?”
柳希音撇嘴说道:“我记得我说的是,我爸喜欢玉,你这是给我姐送生日礼物,还是给我爸送礼物?”
“嘿嘿。”
白岩干笑一声,他心里明白,这次名义上是给柳含瑜送生日礼物,其实是故意讨好柳百川。
他跟柳含瑜并不熟络。
“这件玉器别看个头不大,在古玩市场上至少能卖二十万。”
柳百川又看了看白岩,心想这小子挺会办事,如果他直接送这样的贵重礼物给自己,自己肯定不会收,但是当成送给自己女儿的生日礼物就不一样了。
无论是正在追求自己大女儿的罗青彦,还是正在追求自己二女儿的白岩,哪个看着都比秦飞顺眼,这二人都有很好的家庭背景,也有不低的文化素质,懂得人情世故,秦飞却是要什么没什么……除了炒菜好吃,几乎一无是处!
想到这里,柳百川瞥了秦飞一眼,叹息了一声,他不能说什么,毕竟秦飞的脑子有问题。
“这里是柳家吗?”
众人都在盯着柳希音手中的发卡和小玉器的时候,客厅外传来了一道清越的声音。
大家一起看向客厅门外,看到一名大约十五六岁的女生,在她身后还站着一位穿着一套中山装的魁梧男人。
那女生扎着双马尾,穿着一套小西服上衣搭配齐膝短裙的蓝色校服,看起来十分清纯可爱。
“这里是柳家,小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苗瑛见没人迎出去,客厅内的所有人都一脸好奇的样子,她便走到了门口。
“飞哥哥!”
可爱女生看到了秦飞,直接跑了进来,张开双臂,给秦飞来了一个熊抱。
“你是……芊芊?”
“是呀,我是芊芊,飞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
姚芊芊松开双臂,抬头看着秦飞,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中泪光盈盈。
“认识,认识,你爷爷呢?”
秦飞捏了捏姚芊芊的小脸儿,心想真是女大十八变呀!
她的爷爷就是柳家人口中的那个江湖骗子。
“爷爷在国外,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他让我先过来。”
姚芊芊揉了揉眼睛,然后指着外面说道:“飞哥哥,你让爷爷准备的东西,我给你带过来了。”
“嗯,先看看。”
秦飞左手拉着姚芊芊的小手,右手抓住了柳含瑜的手腕,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走出了客厅。
柳含瑜感觉有点蒙,她还是第一次被秦飞这么抓着手腕,第一次发现秦飞的手掌很有力很温暖。
柳百川、苗瑛等人无比好奇,一起跟到了别墅前院。
大家首先看到的是一辆酒红色的崭新跑车,因为它正堵着院门。
“我去,是今年刚出的限量版柯尼塞格!”
白岩瞪大了双眼,白胖的脸上布满惊讶之色,忍不住喊道:“这一辆起码要八千万,而且有钱都未必能买到!”
“小瑜,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秦飞的右手轻轻捏了捏柳含瑜的手腕,刚刚松开的左手指向了那辆跑车。

1549953546170_441784494.gif

来自群组: 男频小说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

© 2019 润看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0号

粤-非经营

互联网药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58362200 公司名称:润看网 客服QQ:325173003(9:00-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