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马上开始

哥哥去世大嫂立马就嫁了人 邻居的一席话

1573104347281_140971526.jpg

宋灿笔直站在一扇虚掩的房门前,透过门光观赏着一男一女,聆听那甜蜜又粗鄙的谈话内容。
“谦,嗯……你说……你说说,我跟我姐姐,你更喜欢谁?”女人微喘着气,娇声问道。
“当然是宝贝你了!你可比你姐姐听话多了!”男人的语气显得些急迫,同样喘着粗气。
明明是三伏天,宋灿却有一种透心凉的感觉,这房间是她的,里面的所有的东西,包括现在躺在床上的男人,也是她的!
至于那个女人,正好是她的亲妹妹。
她咬牙忍受着胃部翻腾的恶心感,举起手机,对准了焦距,‘咔嚓’一声,终于惊醒了床上的两个人。
“灿灿!你怎么来了!”秦谦几乎是条件反射猛地推开了身前的宋鸽,并迅速的跳下床,眼里还带着强烈的欲望。
宋鸽滚到床下,恰好倒在了宋灿的跟前,仰躺在地上,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她的目光。随即迅速的撇开视线,擦了擦嘴角,站了起来,用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子,站在一侧,闷闷的叫了一声,“姐。”
宋灿白着一张脸,笑的有点惨,说:“我怎么来了?我当然是来给我们家宋鸽过生日的,呐,这是给你买的生日礼物,是你一直想要的手表。”
她从包里拿出精心包装过的盒子,递到了宋鸽的面前,等了一会,见她不接,就直接将东西扔在了床上,顺便拍了怕手,“生日快乐啊,宋鸽,你今天开心吗?反正我是挺开心的,难得看到你那么‘美’的一面,我真怀疑这二十多年,待在我身边一向乖巧听话的妹妹,是假的。我真的很喜欢今天的你!”
“怎么沉着一张脸?你看我的秦谦牺牲多大,都把自己的肉体当礼物送给你了,刚才不是很愉快么,来笑一个。怎么?是我突然出现打断你们,不高兴了?其实你们根本不用管我,就当我是死的,不就行了?来,你们继续开心啊?停下来做什么?搞到一半停下来,多为难你们,继续啊!放心,姐姐很大方的,姐姐的东西随便你用,你看你现在借用了姐姐的房间,姐姐的床,还有姐姐的男人,姐姐说你什么了吗?姐姐甚至还给你送礼物送祝福来了!宋鸽,咱们可是亲姐妹!”宋灿说着,慢慢走到了宋鸽的面前,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看,口气尽可能的温和。
“灿灿……”
“你给我闭嘴!”宋灿并没有看秦谦一眼,冷声呵斥。
转而,又温和了态度,伸手搭住了宋鸽的肩膀,手上的力道有些重,笑问:“用着姐姐的男人,感觉好吗?还知道我是你姐姐吗?”
宋鸽低着头,只默了几秒,忽的抬手拍开了宋灿的手,仰头毫不畏惧的直视她,哼笑了一声,说:“我当然知道你是我姐姐!是我姐姐又怎么样!我告诉你,我看到秦谦的第一眼就喜欢他,爱上他了!我争取自己的幸福有错吗?而且,你现在能光明正大的跟秦谦一起出去吗?啊!你觉得你让他当你的情人合适吗!”
宋灿微蹙了一下眉头。
“宋灿!你会不会太贪心了?凭什么你结婚了,还要让秦谦等你?你现在又凭什么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还盛气凌人的教训我!你这样总是背地里跟秦谦见面,就不怕让韩溯知道跟你离婚吗?”
她瞪着眼睛看着宋灿,像是已经积压了很久的怨气,忽然迸发,每一句话都说的铿锵有力。
宋灿紧紧抿着唇,心里像是灌了冷风一样,深深的看着宋鸽,笑道:“我知道你只是习惯了,习惯爱上我喜欢的人而已嘛,这从来都不是第一次。”
宋鸽一怔,眼中带着一抹不可置信,像是被人揭开了丑陋的真面目,惊慌失措。
她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旋即又挺了挺胸,硬气道:“宋灿,你可别忘了妈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是你亲手把她变成活死人的!老天爷是瞎了才让你好端端的站在这里,甚至还成了韩家的二少奶奶!过着好日子!不公平!”一双眼睛变得赤红,一身的怒火在燃烧。
宋灿冷笑,微微挑眉,“所以,你是嫉妒我当了韩家二少奶奶?我这么风光,你心里不舒服,不高兴,对不对?既然这样,那你怎么不直接去勾引韩溯!秦谦是韩溯的表弟,一定会帮你的!你怎么不去!你那么想要这个名头,你拿去啊!”
宋灿只看了秦谦一眼,什么话都没跟他说,连骂都没有骂一句,骂才代表在乎。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她又停住了脚步,转头,“现在你们已经光明正大了,麻烦从这个房间滚出去!明天请阿姨好好清扫干净!就算我不常回来住,我也希望自己的房间干干净净,现在的气味,让我觉得恶心。”
秦谦的脸色一冷,一手揪住了宋灿的手腕,用力一拽,将她抵在了墙上,“宋灿,是你一早打电话给我让我代替你陪你妹妹过生日!是你一直嘱咐我照顾你妹妹,是你给了宋鸽机会,你知道吗!”
“哈哈,对,是我给你们机会在一起的,所以你谢谢我吧!”
秦谦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下颚,“你以为自己是有多干净!我就不信这三年你一次都没跟韩溯发生过关系!咱们彼此彼此,你又何必假惺惺,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洁!你和我表哥睡,我跟你妹妹睡,我都不怪你,你发什么脾气!”
宋灿无论如何想不到秦谦会说这样的话,她的三观好像被刷新了一遍,觉得很可笑,她冷笑,“那你就去睡个够吧!”
说完,她便猛地一抬脚,用力的蹬在了他的命根子上,秦谦吃痛迅速的松开了手,宋灿趁机狠狠推了他一把,一转头正好看到宋鸽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们。她没有多做停留,迅速的下楼,冲出别墅大门。
忽然觉得这外头的空气分外新鲜,只是胸口很闷,闷的喘不过气来。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她反反复复擦了很多遍,才终于把眼泪擦干。
宋灿回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二点了,进了门,胡乱踢掉鞋子,也不开灯,径直的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杯又一杯。
她显然没有发现今晚家里的一丝异样——玄关处多了一双男式皮鞋。
走到客厅,将自己重重摔在了沙发上,身子一斜。脑袋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宋灿不免皱了皱眉,伸手拍了两下,往下伸的时候,手腕忽然被人扣住。
宋灿在顿了两秒之后,猛地惊醒了过来,用力一甩手,迅速往后退,顺手丢了个抱枕过去,她才刚收手,刚丢出去的抱枕便迎面扣在她的脸上,然后落在她的脚边。
她惊了,仔细看着黑暗中那一段轮廓,有点大舌头,“你……你是人……还是鬼?”语落,屋子里安静的可怕,只感觉客厅的窗纱忽然飘动了一下,还真有那么一点点诡异的气氛。
宋灿是喝了酒,胆子比较大,在沙发的这头静静坐了一分钟左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抬脚踹了过去,结果被其一把扣住,并用力一拽,她整个人一下子被拽了过去,随即他又忽的松手,用膝盖蹬了她的腰,只听到嘭的一声,她已经趴在了地上,摔的很狼狈。
幸好她学过几年跆拳道,摔一下不觉得什么,并且还有打不死的精神,一声不吭,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刚要出拳,对方便先她一步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猛地往他的身后一扯,宋灿没站稳,一下就摔在了对方的身上,扎扎实实的投入了一个属于男性的怀抱。
正要挣扎的时候,就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她的耳侧响起,这人凑的很近,她几乎能够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朵里,痒痒的,“别闹,你打不过我的。”
宋灿稍稍愣了一下,一时有些回不过神,只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好闻,被他环着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脖颈处,皮肤微凉,滑滑的,宋灿忍不住蹭了两下。声音在这夜色中,显得特别有磁性。
现在正是她内心最脆弱的时候,心里不自觉竟然生出了几分依恋,甚至于想要伸手抱住对方的脖子,哭一哭也好。
然而下一秒的疼痛,又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她被用力推开,扣着她手腕的手,忽然加重了力道,将她的手用力一拧,整个人一转,紧接着只觉膝盖处一疼,便单脚跪在了地上,脑袋重重的撞在了茶几上,疼的她差点掉眼泪。
她多少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心酸的,受了那么大的刺激没人安慰就算了,还要被人打。这种感觉比吃了苦瓜还要苦,可往往越是脆弱的时候,她反而显得越发坚强。
脑袋撞了一下还是有好处的,一下给她撞清醒的。正当她打算回头看看这人究竟是谁的时候,他忽然松开了手,
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又在这夜色中幽幽响起,“好久不见,我的韩太太。”
宋灿看着黑夜里的人影,脑袋有片刻的空白,眼前飘过了韩溯那张生人勿进的面瘫型脸孔,笑起来那嘴角抽搐的样子,十分带感。她实在很难相信,眼前这人是韩溯。
这三年里,韩溯进这个房子的次数,宋灿仅用十根手指手就能够数清楚。想想最近一次,他过来好像是一年前了,他特意过来,与她讨论离婚的事。大约只谈了十分钟左右,他给了一个极好的离婚条件,宋灿还挺心动的。
但她拒绝了,毕竟她待在韩家并非为了钱那么简单。
宋灿的头有点疼,脑仁里好像有人拿着小钉子在不停的敲。他的忽然出现,让她有点措手不及,不过两人平常的相处还算和谐,毕竟待在一块的时间不长。
两人顿时相顾无言,沉默了好一会,宋灿才揉了揉额头,问,“韩先生,今天这么空闲,没有约会?”
“是啊,我也没想到韩太太今晚有约,那么晚才回家”
宋灿没有说话,因为脑袋还在短路中。耳边总有挥之不去的啪啪声,让她分神。
默了一会,他略带戏谑的声音再次响起,“当然,我只是刚好路过,就上来看看,听说前几天父亲升你做了部门经理,怎么说都是夫妻,肯定要上来恭喜你。看不出来,你倒是比我这个儿子,还能讨我父亲欢心的。”
他这话里多半带着讽刺,宋灿顿了顿,终于反应过来,说:“谢谢,孝敬长辈是应该的。”说完,就站了起来,兀自去开了灯。
刹那间,整个屋子都亮了。她也总算是看清楚坐在沙发上的人了,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深蓝色的西装随意方便一侧,衬衣前四颗扣子是解开的,锁骨隐约可见,袖子挽至臂弯,一只手搭在沙发背上,曲着手臂,抵着后脑勺,双腿交叠搁置在茶几上,唇角含着若有似无的笑。
这一副姿态,真不知道是想勾引谁。好在这三年,宋灿已经一点一点免疫了他这张破脸,不至于乱动什么闲心,不相处,自然不会动心。
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随性,还带着点懒散。那泰然自若的样子,让宋灿捉摸不透他今天忽然来访的意图,她有点懒得去想,就去厨房给他倒了杯水,刚放在茶几上,就看到他伸出了手,手指动了两下,示意她递到手里。
宋灿顿了一下,这才又拿起杯子,递到了他的手中,他的手指触及她指尖的时候,宋灿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收回了手,怎么感觉像是被电了一下,竟然觉得麻麻的。韩溯察觉到她的异样,抬眸看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
宋灿的手在身上蹭了几下,便退后几步,坐在了单人沙发上,低垂眼帘。
“其实你有事,可以先给我打个电话,这样就不会耽误你的时间,让你在这里等那么久。今天休息,我出去跟朋友聚会,喝了点酒,所以回来晚了。”在他的目光下撒谎,宋灿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左手不觉紧紧握着右手手腕。
韩溯喝了一口水,侧目扫了她两眼,只见她两颊微红,额头因为刚刚那一下,也变得通红,低垂着眼帘,看着很乖巧很淡然的样子,模样确实是长辈喜欢的类型。
“你看到我,好像很紧张。”韩溯仅用余光将她所有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
宋灿愣了愣,干笑了两声,摸了摸自己的手背,扬唇一笑,道:“紧张那是自然的,你看,你来的那么突然,我还没有穿最好看的衣服,没做头发,连妆都来不及补,还喝过酒,不是最佳状态,会觉得紧张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你好难得来一次,总得想点办法吸引你的注意,好让你以后多来几次不是。”
韩溯不声不响的盯着她瞧,自上而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原本搁置在茶几上的脚收了回来,改而翘起了二郎腿,一只脚轻微的晃啊晃。宋灿这时候才注意到他的脚上竟然套着她的拖鞋,粉色款,上面还有一个米奇的头像,卡在他的脚上,看着有一股娘炮的味道。
宋灿一时没忍住,抿唇笑了一下,不自觉就垂了眼帘,稍稍低头,加之她现在脸颊跟红苹果似得,这一笑一低头,看在韩溯眼里,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一种娇羞状态。
他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领子,“放心,今天绝对印象深刻。”
宋灿止了笑,抬眼看他,双目中带着一丝疑惑。
“你身上那股惊世骇俗的臭味,我毕生难忘。”他斜了一眼,就将视线挪开了,脸上的那抹笑容,好像是在取笑她自作多情似得。
宋灿干笑,等回过神来,才恍然发现,说了那么半天,他似乎还没说到正题上,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十二点半了,等她洗完澡上床,该一点多了,明天还要不要好好上班了!
她正色,继续挂上灿烂的笑容,恭恭敬敬的说:“想来韩先生应该还有约会,那我就不多留韩先生在这儿坐了。”
韩溯继续晃腿,很显然一副没打算要走的样子,他的身子微微倾斜,一只手拖着玻璃杯杯底,另一只手仅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杯口。眉心微蹙,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他才转头,忽的一笑,说:“我今天打算睡在这里,我知道你会很开心。”
宋灿被这句话给炸懵了,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喝酒过渡,禁受不住打击出现幻觉了!她眨巴了两下眼睛,有点反应不过来,这短短的一句话,她消化了许久,并暗中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才终于确定是真的。
所以,韩溯是良心发现来临幸她了?亲自来滋润她这朵快要干枯的花朵了?这‘惊喜’来的太突然,让她一下子有点适应不过来。
宋灿忍不住暗暗瞄了他一眼,依旧淡定自若。他要睡,她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还会热烈欢迎,只是他的这个睡,是哪个睡呢?
宋灿沉默的时间有点长,韩溯看着她出神的样子,继续晃腿,腿长的好处,就是幅度大一点,正好可以踢到她的小腿,“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她回神,看向他,道:“在想家里有没有你的换洗衣服。”
“噢,那就要看你这个韩太太对自己的丈夫有多上心咯。当然,我穿衣服有要求,不是什么衣服都能上身的。”他摸了摸唇,一副我很精贵的模样,于是他终于不再晃腿,坐起了身子,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茶几上,站了起来,“我去洗澡,刚刚你扑倒我怀里来,到现在身上还有你的恶臭,太难闻了。那麻烦你在我洗完之前,把我的换洗衣服送进来,谢谢。”
被他这么一说,宋灿忍不住用力的嗅了嗅,却什么都没闻到,刚一抬头,就感到一只手掌压了下来,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拍了两下,指尖微凉。他低眸看着她,说:“我想你应该不会故意想看我洗澡的,对吧?”

1549953471104_2115442233.gif

来自群组: 女频小说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

© 2019 润看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0号

粤-非经营

互联网药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58362200 公司名称:润看网 客服QQ:325173003(9:00-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