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美女这么主动,他能视而不见?必须撩!

TA的其它主题
1574927033300_1738289213.jpg

“林凡,你对得起我吗?”
李夏沫冲着大开的更衣间怒吼起来,下一刻她整个人如遭雷击,彻底的呆住了。
林凡,李夏沫认定的男人,是可以打破她宿命的真命天子。她最爱的男人,居然是个女人假扮的!。
如果不是她的闺蜜打电话告诉她,她的未婚夫林凡和一个男人在大街上搂搂抱抱,举止亲密。
如果不是她担心她的未婚夫是个弯的,特意追过来看看,她根本就无法发现这惊悚的事实。
从记事起,她就知道她命星犯煞。
她的父母,她的历任男友,不是死于非命,就是莫名其妙的出各种意外。
当她前任男友出车祸去世,她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做好了孤独一生的准备,却在最绝望的时候遇到了林凡。
遇到了这个让她重拾信心,让她可以摆脱悲惨命运的男人,相处半年,林凡没有出任何的意外,她天真的以为他会是她的真命天子。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李夏沫红着双眼死死的盯着林凡问,粗重的呼吸声清晰的钻入所有人的耳朵里。
“我……”林凡看了一眼身后的陈宇豪,怯弱的低下头,显得很是惶恐不安。
陈宇豪双手轻轻放在林凡的肩头,温柔的看着她,“林凡,别怕!有我在,没事!”
说完,他慢条斯理的穿上短裤,挡在了林凡的面前,冷冷的看着李夏沫。
“是我让她做的,你有什么冲我来!”
“为什么?”李夏沫神情复杂的看着陈宇豪。
“你没资格问我!”陈宇豪冷傲的看着李夏沫,嘴角尽是冷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夏沫拧着眉头,死死的看着陈宇豪。
这个她曾经留给她无数美好回忆的初恋男友,此时竟让她感觉如此的陌生。
“你真的想知道?”陈宇豪勾起嘴角,露出一丝邪笑。
“不说你们别想走!”李夏沫固执的看着他。
“因为你很快就会变成一个永远也嫁不出去的穷光蛋。”陈宇豪似乎还没有解气,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李夏沫几乎崩溃,“穷倒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你是个煞星!谁和你在一起谁倒霉,你说还有人敢娶你吗?”
李夏沫呆立在当场,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陈宇豪说的都是事实,她命星犯煞,克父克母,克夫克子克亲朋。
她不会忘记才三十出头就出车祸去世的父母,不会忘记历任男友的悲哀下场,更不会忘记这些年别人对她的恐惧,对她的指指点点。
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无法消弭的痛。
“李小姐,李小姐!”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她木然的抬起头,空洞的双眼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中年男人,低低的呢喃,“你告诉我!他说的都不是真的,我不是煞星,我不是!”
“李小姐当然不是煞星,更不可能嫁不出去!”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笑容可掬的看着李夏沫,“因为我家少爷会娶你!”
“你家少爷是谁?”李夏沫好奇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
直到此刻她才惊讶的发现这个看上去完全就是个上流社会的成功男士竟然只是一个下人。
“这你不用管,你只要回答我,你想不想嫁人?”
“想,我做梦都想!”李夏沫的眸子里闪着激动的光芒。
“那就跟我来!”中年男人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在所以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转身往女装店外走去。
当李夏沫钻进宽敞的车厢里,中年男人这才轻轻的带上车门,钻进了驾驶室,发动汽车缓缓的离开了这里。
站在一栋豪华到奢侈的数万平米的别墅大门前,李夏沫心里渐渐泛起了疑惑。
能够住这样豪宅的人家在江北市似乎除了周程王章四家,再没有其他人。
这家人到底是四家中的哪一家呢?
“李小姐,请吧!老夫人已经等您很久了!”中年男人恭敬的为她打开车门,不露声色的催促道。
“老夫人?”李夏沫心头的疑惑尽去。
她清楚的记得,周程王章四家之中,只有排名第一的周家有一个老太太。
这么说扬言要娶她的竟然是周家的那个傻少爷。
她忽然想转身离开,她就算是嫁不出去也不想嫁给一个傻子。
可她的腿却怎么也迈不出去,因为她知道除了周家的这个傻少爷,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人再敢娶她了。
听到开门声,老太太轻盈的放下手中的书,摘掉鼻梁上的老花镜,缓缓抬起头看着李夏沫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你来了,坐!”
清脆的脚步声在一排书架后响起,一个穿着考究,身材瘦削的英俊男人拿着一本小人书一蹦一跳的跑到周老夫人的面前,蹲下身子,抬起头一脸天真的说,“奶奶,陪我玩!”
周老夫人宠溺的摸了摸男人的头发,笑道,“好,不过要等一会儿!奶奶还有事情要忙,你先去和管家玩会儿吧!”
满脸天真的英俊男人瘪着嘴极不情愿的离开了书房。
周老夫人指着他的背影,笑着对李夏沫说,“他是我唯一的孙子周鸿轩,也是周家唯一的继承人,更是你要嫁的男人!”
“老夫人,我……”
尽管已经知道周家的少爷是个傻子,而且她也已经决定了要嫁给他,可当李夏沫亲眼见到智商只相当于一个三四岁小孩的周鸿轩,心里还是有些不甘。
她想要反悔,可想到林凡和陈宇豪丑恶的嘴脸,她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哪怕是一个傻子,只要肯娶她,她就敢嫁。
筹办婚礼本来就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短短十来个小时根本不够,可看到已经基本布置完毕的别墅,李夏沫只能对周老夫人和周家人的办事效率叹服。
周家不愧是江北市乃至江南省数一数二的家族,办事的效率高的惊人。
两个小时后,穿着红色喜庆嫁衣,蒙着红盖头的李夏沫和穿着精致礼服的周鸿轩踏着喜庆的红地毯,伴随着凤求凰明快的旋律,幸福而优雅的踏进了别墅巨大的客厅。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李夏沫手挽着面无表情的周鸿轩的胳膊,缓缓的向着红毯尽头满脸红光的周老夫人走了过去。
红毯的两边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尽管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衣着各异,神态各异,但他们却有一点是相同的。
那就是他们的身份,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在江北市甚至是江南省都有不小的能量。
不过这些,在薄薄的盖头下李夏沫的眼中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马上就要成为人妇。
只要她和周鸿轩的婚礼仪式完成,那她就再也不是那个嫁不出去的煞星,再也不会被人嘲笑。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鸿轩,你……不爱我了吗?”就在仪式即将完成的当口,一个略显怯懦的声音出现在别墅门口。
所有人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门口那个衣着朴素的女人,顿时一个个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这个忽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她的身上穿着一条沾满灰尘的白色连衣裙,呼吸急促,头发显得有些凌乱。
发现所有人都在看她,她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双手不知所措的紧紧攥着衣摆,微微低着头,目光却倔强的始终没有离开周鸿轩的身子。
面对这样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女人,连李夏沫心里都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怜惜。
这里是周家,戒备森严的周家,想要不被人发现潜入进来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而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却真的做到了。
看着这个一出现,眸子就从未离开过周鸿轩的柔弱女人,李夏沫心里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危机感。
她是周老夫人钦点的孙媳妇,这件事除了周老夫人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
她只是有些好奇,好奇这个女人的身份,好奇她和周鸿轩的关系,好奇她明知道出现与否对结果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为什么还要固执的出现在这里!
她身旁的周鸿轩脸色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眸子更是澄清的仿佛一汪清澈的泉水。
忽然,两个孔武有力的保镖出现在那个楚楚可怜的女人身后,抓着她的胳膊,捂着她的嘴巴,将她迅速的拖了出去。
只是片刻,原本万众瞩目的别墅门口再次变的空旷起来,之前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
周老夫人瞥了一眼身旁的管家,神色平静的开口,“继续!”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仪式完成,李夏沫和周鸿轩双双进入早已经布置妥当,充满了喜庆气氛的洞房里。
坐在铺着红色床单的床边,李夏沫羞涩的闭着眸子,静静的等待着周鸿轩来揭开她头上的红盖头。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等待了许久,她也没能等到那一刻。
反而听到了轻微的开门声,睁开眼,透过薄薄的红盖头,李夏沫看到周鸿轩正打开门往外走去。
“鸿轩,你这会儿要去哪儿?快回来,奶奶不让你出去。”李夏沫紧张的喊道。
早在婚礼开始之前,周老夫人就关照过她,只要婚礼仪式一完成,她就不能让周鸿轩离开洞房。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周鸿轩是个傻子,但周老夫人却不希望周鸿轩幼稚天真的一面在今天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暴露在所有宾客的面前。
周家丢不起这个人,哪怕别人说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亦或是掩耳盗铃也好,这件事绝对不能发生。
“奶奶?那是我的奶奶,不是你的!”周鸿轩忽然转过身,一脸轻蔑的看着李夏沫。
“你……你……”李夏沫呆呆的看着周鸿轩,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周鸿轩随手关上房门,转身龙行虎步的走到李夏沫的面前,邪魅的眸子打量着李夏沫,“你好像很吃惊?”
“你,你不是傻子?”
“你说呢?”周鸿轩邪魅的笑着,嘴角勾起一丝嘲笑和轻蔑。
李夏沫震惊的看着他,心情复杂的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她被骗了,从一开始她就被骗了,周鸿轩根本不傻。
李夏沫看着眼前无比陌生的周鸿轩,眸子里闪过一丝颓败,“原来我才是真正的傻子!”
周鸿轩不置可否的看着她,眼神平静的仿佛一潭死水,没有任何的波动。
“你现在后悔或许还来得及!”周鸿轩语气淡漠。
“我不会后悔!”
“你知道我不爱你!”
“我不在乎!”李夏沫神色平静的看着他,“就像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傻子一样!”
“哦?”周鸿轩饶有兴致的看着李夏沫,“那你在乎什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在乎别人说你是嫁不出去的煞星?”
“你够了!”李夏沫举起攥紧的拳头。
“看来被我说对了!”周鸿轩浑不在意的笑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告诉奶奶你打我,你觉得你还有可能在这里呆下去?”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不用她真的动手,只要周鸿轩一句话,她绝对会被周老夫人赶出周家。
刚嫁入周家,如果就被周家扫地出门,那她的名声就真的要臭大街了。
她死死的盯着周鸿轩的眼睛,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低吼着,“你到底想怎样?”
“你说呢?”周鸿轩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嘴角的带着玩味的笑。
李夏沫随手扯下盖头,恨恨的看了周鸿轩一眼,拉起他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在周鸿轩的指引下,他们顺利的避开了客厅的宾客和大部分佣人,保镖,顺利的走出了别墅的大门。
“少爷,少奶奶,你们这是……”一个保镖发现了两人诧异的问。
“那个女人在哪儿?”李夏沫瞥了一眼身旁装作懵懂无知的周鸿轩,见他依然在装傻,只得无奈的开口问道。
“少夫人,您见她没问题,但是少爷他……恐怕不太合适吧?”保镖踌躇的看着两人说。
“你是在质疑我?还是在质疑老夫人?”李夏沫冷冷的说。
“这是老夫人的意思?”保镖惊骇的看着她问。
“你说呢?”李夏沫语气有些不快,吓得那个保镖脸色大变。
“我现在就带您和少爷去,请随我来!”
李夏沫拉着周鸿轩的手,缓缓的跟了上去。
周鸿轩悄悄的冲着她竖了竖大拇指,“厉害!”
“扯虎皮拉大旗,这可是你教我的。”李夏沫微微挑眉,眼角露出一丝淡笑。
“孺子可教!”周鸿轩微点了点头,瞬间恢复了呆萌的样子。
“少夫人,少爷,她就在这里!”保镖停下脚步,转身恭敬的对两人说。
李夏沫冲着他点了点头,带着周鸿轩大步走了进去,随手带上了大门。
看到歪坐在靠墙的一张真皮沙发上,似乎是陷入沉睡的那个女人,周鸿轩甩开了李夏沫的手,快步的走了过去。
“若岚,醒醒,快醒醒!”
周鸿轩紧张的推了那个女人几下,沉睡中的若岚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周鸿轩,她的眸子里闪动着激动的情绪,“鸿轩,你来看我了?”
“我来看你了。”周鸿轩微微点了点头,露出满脸愧疚,“对不起,我让你受委屈了!”
若岚固执的摇着头,“我不委屈,只要能再看到你,我一点也不委屈!”
“傻瓜。”看着故作坚强的若岚,周鸿轩眼中露出一丝疼惜,温柔的将她紧紧搂进怀里,柔声在她耳边说,“下次别做这种傻事了!我说过,周家很危险!”
“可是我听到你要结婚的消息,控制不住我自己!”若岚委屈的抬起头看着周鸿轩,“鸿轩,你真的结婚了?真的不打算娶我了?”
“还记得不久前,我和你说的话吗?”周鸿轩有些责备的看着若岚问。
“对不起,我不该不相信你!”若岚眼睛一红,眼中出现了一层水雾。
“我没怪你,别哭了!”周鸿轩满含深情的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露出会心的笑容,“再哭就不好看了!”
“嗯,我不哭!”若岚抬起头满含深情的看着周鸿轩,有些担心的问,“你不该来见我,这样你会很危险?鸿轩,你快走吧!”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危险!”说着他转头看向了一边的李夏沫,笑着说,“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个朋友。”
“她是……”若岚好奇的看着一身便装的李夏沫,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神情。
“我是鸿轩的妻子李夏沫,若岚你好!”李夏沫脸色平静的回答。
“你……这……”若岚看看李夏沫,又看看周鸿轩,脸上尽是疑问。
“这里有点闷,我出去呆会儿。你们抓紧点!”
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大门,想到大门后面卿卿我我的周鸿轩和若岚,李夏沫自嘲的笑了笑。
陪着自己的老公来找情人,而且还在门口给她们把风。

1549953586917_519018411.jpg

来自群组: 女频小说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

© 2019 润看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0号

粤-非经营

互联网药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58362200 公司名称:润看网 客服QQ:325173003(9:00-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