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便捷登录,只需一步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代天界帝师,重回高中时代,他却惊讶地发现他身

TA的其它主题
1571796836927_1237586689.jpg

砰地一声巨响,一个人从二楼窗户被扔出来,砸破玻璃落在窗下的警车上,溅起满地玻璃碴。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当毒贩。”
身穿警服的江陵从大楼中走出,淡淡地看着车顶上的男人。
“你不是人,你是魔鬼!救命啊!”车顶上躺着的毒贩大叫了几声就昏死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一辆劳斯莱斯缓缓驶来,停在他身前,走下来一个70来岁的老人。
老人恭敬地递给他一条毛巾擦手:“老爷,你当警察已经15年了,该换个身份了,不然会有暴露的风险。”
要是有人知道首富俞鸿昌会如此恭敬地面对一个青年,不知道该有多么震惊。
“已经15年了么?时间过得可真快。”江陵苦笑一声。
没人会知道,他已经在这世上存在了5000年,为了防止长生5000年的事实暴露,他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换个身份。
想到这,江陵利索地脱下警服,目光深沉:“小俞,帮我处理一下,就说我和毒贩同归于尽,因公殉职。”
“是,老爷。”老人恭敬地接过警服。
江陵低头看到老人脸上密布的皱眉,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温和:“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叫我老爷,你都是首富了,还叫我老爷?”
“祖祖辈辈不知道多少代都这么称呼您,一时半会我也改不过来。”老人摇头。
江陵怔怔地看着他,心生感慨,他的祖先跟随自己时,还是个爱流鼻涕的小毛孩,一转眼功夫就到了20世纪,数不清多少代的后人都70多岁了。
回想起这些,他满心无力。
老天啊,我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觉醒记忆?已经5000年了啊。
自从5000多年前重生归来后,一直到现在,他都没能彻底觉醒记忆,不清楚他究竟是谁,只知道自己是个威震宇内,横扫洪荒的大人物。
记忆一直没能彻底觉醒,长生不死的能力倒是与生俱来的,从这一点上他也能猜到自己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这5000年间,他一直默默无闻地在红尘中游历,想尽办法觉醒记忆。
世代追随他的家奴氏族,也在千年的经营下,在这一代成为了首富。
“别人重生都是怼天怼地,我重生就是个老不死的。”
“随缘吧,5千年都等了,我有的是耐心。”
见江陵在发呆,老人禁不住轻声询问:“老爷,你打算好下个身份没有?”
“不急,”江陵回过神来,“我马上要去见个人,回来再说。”
道别后,他去了人民医院,在病房里见到了此行的目标: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
江陵进去时,病床边围满了人,个个衣着不凡。
“这么多年了,岁月没有在你身上留下痕迹,你还是那么地年轻,可我却要死了。”
躺着的老妇人看到他后,情绪激动,干裂起皮的嘴唇在颤抖。
江陵沉默地看了她几眼,气冲顶门,目光混浊,神志昏沉,看来是活不过今晚,不禁感慨:“生死如常啊。”
老妇人是他的一个老朋友,不幸得了癌症,他是来见对方最后一面的。
生老病死,他见得太多了,都麻木了,并不会感到多么悲伤。
老妇人招手让床边围着的人出去,只留下她和江陵,哀求道:
“能不能拜托你件事,我孙女是我的唯一继承人,她父母双亡没人帮衬,底下还有一群叔叔舅舅挤兑,我放心不下她。能不能帮我照顾她?到她继承公司就行了。”
尽管她的地位和权势已经足够大了,可是只有江陵给她一种神秘叵测的感觉,直到现在,她都看不透江陵。
江陵皱着眉头想了会,还是拒绝了,他即将融入新的生活,按照他的做事习惯是不会再和以前的身份留下牵连的。
见他态度坚决,老妇人从枕头下面摸出来一块玉佩。
“是它。”见到玉佩,江陵眼神一凝。
“我记得小时候,你曾经问我要过这块玉佩,我们认识几十年了,你都是无欲无求,唯独对这块玉佩产生过兴趣,只要你答应我的请求,我可以把它送给你。”
“小时候的事,你居然都记得这么清楚。”江陵笑了笑。
再次看向玉佩时,他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
5000多年来,他一直在试图觉醒记忆。换过无数身份,走遍大江南北,还真让他碰到一些东西,稍许觉醒了一丝记忆。
而老妇人所拥有的这块玉佩,就是其中之一。
他曾试过索要过来,但因为玉佩是老妇人的传家宝就作罢了,一直到今天江陵都没有开过第二次口。
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抢过来,可他有自己的傲气,不屑于做那种事。
“小天哥,从小到大,你的相貌都没变过,我知道你不是常人,求求你帮我最后一次吧。”
江陵有过无数姓名,“小天哥”是其中之一。
如果不是因为那块玉佩,他绝对不会到现在还跟老妇人保持联系。
“好,我答应你。”等了几十年的玉佩被主动送上门,他没有理由拒绝。
手握玉佩的瞬间,那股独特的感觉又出现了。
得到江陵的肯定回答,老妇人吊着的一口气溃散,在江陵离开后不久便去世了。
得知老妇人去世的消息,江陵立马给俞鸿昌打去电话,让他派人暗中保护老妇人的孙女。
他活了那么多年,基本上没什么事能让他上心,当然也不会亲自去照看一个小姑娘。
过了不到1小时,江陵的手机响了,是俞鸿昌打来的。
“老爷,出了点事。”电话那头语气凝重。
“说。”
“你让保护的那个叫莫幽兰的小姑娘,遭到了暗杀,我手下的人死了不少。”
“哦?怎么回事。”江陵随口一问。
“对面动枪了,而且有个高手,单枪匹马就杀了我不少人。”
“能解决吗?”
“没什么大问题,老爷,我已经在调动人手了,很快就能赶到。”
江陵沉吟片刻:“不用了,我亲自去一趟吧,如果有高手的话,你的人派过去也要死不少。”
“老爷,小心点。”电话那头苍老的声音关心地叮嘱。
他并不是担心江陵的安危,就怕这个老爷一时兴起展露出太强的力量,被监控拍到引起世人的震惊。
挂掉电话,江陵微微一笑。高手么?有点意思。
出事的地点距离江陵并不远,他很快就赶到了,这是一栋别墅,院子里到处都是血,躺了一地的人,有些还在哀嚎挣扎,有些已经没有气息了。
别墅的后院传来阵阵枪声和打斗声,莫幽兰一行人就在这里。
“小姐,你先走。”
保镖队长浑身遍布着伤痕,和剩余的人一起用身体帮她封死后路。
俞鸿昌派来保护她的人也自发持刀形成防线。
“挡得住我吗?”
下一秒,一道人影冲到防线前,一脚裹挟万钧之力,像踢沙包一样把人远远地踹出去好几米。
他身轻如燕,力沉如牛,谁都挡不住他,莫幽兰这边的人只能看到他的身影在不断地掠动,紧跟着,身边的同伴就接连倒在血泊中。
一群拿着枪的人则是站在远处,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高手进行着屠杀。
仅仅几秒钟时间,地上就躺满了人。
“一群垃圾。”他不屑地冷笑,咔擦一声张开手掌扣住保镖队长的脖子,凌空把他提了起来。
“小姐,快走!”保镖队长胀红了脸,痛苦地嘶吼。
莫幽兰看着那可怕的寸头青年,面色复杂:“你是莫千山那个畜生派来的吧,为了奶奶留下的家产,他居然要杀我,亏他还是我叔叔。”
看样子我逃不掉了,叔叔是动真格了,可他究竟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可怕的杀手?莫幽兰眼神黯淡,奶奶死了,就再也没人会护着她了。
寸头冷冷一笑,就要动手杀了她,然而就在这时,他猛然感到一阵心悸,看到了50米外站着的一道迷糊人影。
“谁!”
他吓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以他那毒蛇般敏锐的嗅觉居然没发现那里站着一个人。
这,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他是谁?莫幽兰也看到了那人影,不由地蹙起眉头。
“你什么时候来的?”寸头警惕地低喝。
“刚来。”江陵微微一笑,抬头打量他几眼,不禁摇头。
这就是小俞电话里说的高手?差劲,只是练了点皮毛,都不入流。
“既然你都看到了,那么不管你是谁都得留下。”
寸头面色发狠,松手放开保镖队长,飞速从腰间拔出一把枪。
对付眼前这家伙,他没有把握,只想在最快的时间内解决江陵。
“咔哒。”
他刚把手指放在扳机上,一双鬼魅般的手凭空出现,紧紧地抓住套筒。
“怎么可能!”他怒瞪双眼。
江陵刚才还在50米开外的,怎么一瞬间就到了他面前?
好快!
莫幽兰没有看清江陵是怎么到的寸头面前,脸上满是惊讶。“在我面前,你是开不了枪的。”江陵面色如常。
“未必。”寸头阴沉着脸,要用蛮力扣动扳机。
“咔哒,咔哒。”
江陵单手抓枪,只来回推动了几下套筒,一把枪就成了零件哗啦啦地落了一地。
看着满地的金属零件,寸头愣了一刹那。
莫幽兰和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住了。
徒手拆枪,比空手夺刀难无数倍,哪怕是最王牌的特种兵都无法做到两三下拆掉敌人的枪。
众人震惊,江陵却没当一回事,徒手拆枪而已,15年的警察又不是白当的。
寸头很快就回过神来,扔掉光秃秃的枪托,紧盯着江陵,缓缓地从背后抽出两把黝黑的匕首:“没枪无所谓,我真正拿手的是匕首。”两把匕首握在手上,他身上的戾气暴增。
江陵给他带来的威胁感太强了,他今天必须杀了江陵。
“呼。”
寸头眼睛一凝,瞬间暴起,匕首锋芒隐忍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无声无息间刺向江陵的心口。
“动作太快了!”莫幽兰禁不住叫出了声,这一刀要是冲她去的话,十死无生。
然而江陵面对这一刀没有做出任何避闪的动作,任由匕首刺在胸膛上。
“啊!”莫幽兰不忍地捂住眼睛。
可寸头却变了脸,匕首带着他全部的力道刺在江陵胸口,居然只发出了一声闷响,连皮肤都没破开。
没等寸头反应过来,江陵轻飘飘一巴掌拍在他的额头上,巨大的力道带着他整个人倒飞出去十几米,重重地撞在围墙上,把墙面都撞出了细密的裂缝。
“你,你是,大圆满。”
寸头瞪着眼睛,七窍流血,话还没说完就垂下脑袋死了。
江陵淡淡地看着他,那一巴掌拍在额头上时,寸头的颈椎就折断了,在撞碎墙壁之前就死了。
大圆满么?你看走眼了。
江陵低头看了看胸口被刺破的衣服,5000年来,他四处寻找能唤醒记忆的东西,也找到一些使其觉醒了一丝记忆,从记忆中得到不少典籍,可惜都是残缺的。
很多典籍练到中途就没有后续了,所以江陵的实力也停滞不前很多年了。
即便如此,也不是寸头口中说的大圆满能比的。
“死,死了吗?”
寸头带来的那些人,一个个紧张地吞咽口水,不敢看江陵。
就连莫幽兰也没想到寸头会被江陵一巴掌就拍死,大家都以为两人会有一番恶战。
“喂,小俞,搞定了,你找人来收拾一下。”
江陵无视了现场的人,打了个电话给俞鸿昌。
“还有啊,以后能不能别随便看到个人就说是高手,害我白跑一趟。”
俞鸿昌这个小毛孩,故意消遣我呢?
通话结束,江陵回过头,淡淡地看了看寸头带来的人。
在这刹那,一群人吓得脸色苍白,背后冒出一阵冷汗。
天呐,人类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那眼神淡漠又犀利,像是能看穿他们的心思,让人头皮发麻。
“快走。”
他们又看了眼寸头的尸体,头都不回地逃走了。
危险解除,保镖队长赶紧跑到莫幽兰面前:“小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事,咦,那个人呢?那个青年,刚刚还在这里的。”
莫幽兰左右环顾,偌大的庭院里哪还有江陵的影子啊?此时的江陵已经上了公交车。
今天的收获还不错,那块玉佩很有可能让他觉醒记忆。
不说多,哪怕是觉醒一丝丝记忆,都能让他得到巨大的提升。
“不知道能不能借着玉佩彻底觉醒记忆。”
他还在沉思,公交车里的电视屏幕上播放了一则新闻:“今日早间,我市一位名叫洪青山的警察,在缉毒行动中英勇牺牲,以身殉国...”
江陵抬头看着屏幕上的播报,沉默不语。
看来小俞处理得很干净,他“死”得很彻底,没人怀疑。
“好可惜啊,多么好的警察啊,就这么牺牲了。”车里的乘客纷纷感到惋惜。
江陵收回目光,默不作声地看着窗外掠过的景象。
回到家已经不早了。
他住在一处老旧的小区里已经几十年了,没人知道他是谁,是干什么的。
小区里住户多,能让他看到不同阶层人们的生活,可以给他很多人生感悟,这一住也就几十年没换过地方。
江陵打开灯,拿出玉佩看了会,面色凝重。
“我已经停滞不前很多年了,这块玉佩是我的契机。”
他握着玉佩开始闭眼感受,可没过多久就被隔壁一对男女的叫声惊扰。
“不会吧,又来?”江陵满心的无奈。
前段时间,隔壁搬来了一对母女。
那个母亲私生活很混乱,经常带不同的男人回来过夜。
只是可怜了她女儿,是个天真可爱的初中生,性格挺好,江陵跟她说过几句话。
“看来我真得换个居住环境了,这谁顶得住。”
江陵哭笑不得,很难静下心感受玉佩,索性电话联系了俞鸿昌。
“小俞,帮我安排一下身份,我准备去学校,就是以前我跟你说过的那所学校,里面有我想要的东西,我要进去找找。”
2年前,江陵还是警察,有次经过那所学校时产生了感应,但是碍于当时的警察身份,不方便进学校搜寻,于是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江陵等了2年,早就等不及了。
“那就明天吧,老爷。”
...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高三年级都在热议转学生的事。
“听说没,我们年级有个转校生要来,不知道男的女的,你说会不会到我们班呢?转校生这么新鲜的事,好久没有过了。”
“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让我静一静吧。”莫幽兰呆呆地坐在教室里,昨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她整个人还没缓过来。
昨天那个家伙,究竟是谁?
她的脑子中不由地浮现出一道人影。
就在这时,班主任急匆匆走进教室,拍打讲台大声道:“大家静一静,今天我们班来了个转校生,接下来我们让他作个自我介绍。”
“啊,转校生吗,来我们班的?天呐,男的女的,长得怎么样?”
顷刻间,底下一片沸腾。
哪怕高冷的班花都露出了好奇的目光,只有莫幽兰不为所动,依旧低着脑袋。
“人呢,怎么还不进来?”
在全班人好奇的目光中,一个打扮干净简单的青年走进教室。
他出现的刹那,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教室里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看到他就感觉心慌,一时间都不敢出声。
他虽然长相不怎么出众,但是眼神深邃,跟他对视时会有种深陷进星空的眩晕感。
班主任见他默不作声,忍不住提醒他:“给同学们做个自我介绍。”
“我叫江陵。”他目光深沉,话语简短。
这声音!
莫幽兰猛地抬头,刚好和江陵对视。
“是他。”
“是她。”
莫幽兰的眼睛里闪现出精芒,心想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他居然是个学生?江陵则是在刹那的惊讶之后就恢复了平静。
“我看看哪里还有空位,”班主任在教室里看了一圈,“只有一个空位了,就那吧,坐在秦梦娇旁边。”
安排好位置,叮嘱同学们准备上课后就走了。
班主任一走,教室里人看江陵的目光多种多样,议论什么的都有,但江陵并不在乎,径直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你好,我叫秦梦娇。”邻座的女生礼貌地向江陵打招呼。
“你好。”江陵看了她一眼,就收拾东西了。
这就没了?他在我面前居然这么冷淡?
秦梦娇面色怪异,她可是班花,哪个男生跟她说话的时候不兴奋?
“喂,新来的,等会去跟老师申请换个位置。”
这时候,一个男的趁着去饮水机那倒水的空隙,走到江陵面前,趾高气昂地命令道。
“为什么?”江陵面色淡然。
“因为烫屁股。”
这话一出口,班里不少男的全都哄堂大笑。
然而江陵却面不改色,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见江陵没有反应,男生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我让你换位置,听到没有?”
“我要是不呢?”
“不?”他咧嘴一笑,故意手上一抖,把杯子里滚烫的水往江陵身上倒去。
敢跟班花同桌?看我不整死你。
他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然而就在这时,江陵动了,速度奇快,一把接住了杯子,而后手臂连动,留下一片残影,“啪”地一声把杯子放在桌上。
泼出去的水一滴没洒,全都被接住了。
全场寂静,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
“下次别再手抖了。”江陵轻声道。
“是。”那男生吓得直咽口水,杯子都没敢拿,逃也似地走了。
莫幽兰的座位在江陵的左后方,看得目瞪口呆。
上完课后,她急匆匆地把江陵叫了出去,说是有话要单独跟他讲。
“江陵,我很感谢你昨天救了我。但是,请你把奶奶的东西还给我。”
莫幽兰带着江陵到了没人的楼梯口,犹豫了会,硬着头皮说道。
江陵是救了她,可是他也拿了奶奶的玉佩,玉佩对她来说非常重要,一码事归一码事,玉佩必须要回来。
江陵眉头一挑,看来她是翻医院监控发现他拿走玉佩的,于是就掏出玉佩:“你是说这个?”
“对,就是它,”莫幽兰眼睛都直了,“它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奶奶是要传给我的,请你还给我,我可以从你那里买。”
“买?”江陵乐了,“我不缺钱,这是你奶奶送我的,我没有义务还给你。”
玉佩涉及到他的记忆觉醒,他绝不会拱手送人。
可莫幽兰也对玉佩势在必得,轻咬红唇:“玉佩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开个条件吧。”
江陵本来都要走了,听到这话又停下脚步:“你真想要?”
她连连点头。
“给你一次机会,能拿到就给你了,拿不到的话,以后就别纠缠我。”江陵微微一笑,把玉佩放到裤子口袋里。
莫幽兰眼睛一亮:“这是你说的,但是我知道你身手好,为了公平起见,你双手双脚都不能动,只能身体动。”
江陵哑然失笑,这小丫头,还挺精明。
“可以,但你只有一次机会。”
说完,他就原地站定,示意莫幽兰动手。
“哗!”
莫幽兰动了。
可让江陵意想不到的是,莫幽兰居然冲过来直接一把抱住了他。
感受着怀里的淡淡少女芳香,江陵感到些许异样,愣了那么一刹那。
这丫头,不按套路出牌啊。
还没缓过神,莫幽兰就一把将手伸到他的裤兜里。
“喂,你乱摸什么呢!”江陵脸色一僵,没法淡定了。

1549953555528_415287915.gif

来自群组: 男频小说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